企業文化 企業文化
築夢中旅(二) 風雨如磐
發布時間: 2018-03-20 來源: 【字體: 阅读: 51


承運國寶南送、金陵兵工廠改稱前為金陵機器製造局、承運兵工器材的文件

承接國寶秘密南送

故宮,中國明清兩代的皇家宮殿,舊稱紫禁城,被譽為世界五大宮之首。

1933年2月4日深夜,紫禁城中,數千箱物件,等候離京的命令。5日淩晨,故宮午門口荷槍實彈、戒備森嚴,2000餘箱物件秘密離京……等待運送的是什麼?它們又將運送何方?讓我們把時鐘撥回到1931年。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侵略者鯨吞東北,虎視華北,故宮文物危如累卵。面對日本人隨時可能攻戰北平的危險,國民政府為保故宮百萬件文物的安全,制定了文物南遷計劃。中國旅行社受南京政府委託,承接故宮博物院國寶秘密南送事宜。


中國旅行社總部舊址

1933年2月5日淩晨,命令終於到了,由幾十輛板車輪流運往車站,沿途軍警林立,板車在街道上行駛,街上空無一人,除了車子急馳的轆轆聲之外,聽不到一點別的聲音。被稱為世界文物史上「傳奇之行」的「故宮文物大遷移」拉開序幕……

文物南遷工作歷時15年,這些珍貴文物中包括皇史宬和內府珍藏的清廷各部檔案,明清兩朝帝王實錄、起居注,以及太平天國的檔案史料等。還有《四庫全書》及各種善本、刻本,當時國內發現最早的印刷品之一《陀羅尼經》五代刻本,國內最古老的石刻「岐陽石鼓」。

從神武門廣場起運,近兩萬箱、百萬件文物,行程數萬公里,曾經在徐州、鄭州遭到日軍飛機的轟炸,在峨眉經歷了大火的考驗,但都化險為夷,文物沒有丟失損毀。在國寶南運過程中,中國旅行社的有關人員冒著生命危險參與承運、押送,沒有留下姓名,體現了強烈的愛國情懷。

承運國防兵工器材

南京金陵兵工廠,與大報恩寺遺址公園毗鄰,中國四大兵工廠之一,為中國最先製造出第一門帶車輪移動的架退克魯森式膛炮,口徑37mm,2磅後裝線膛,聲名遠揚。

1937年春季,中國旅行社與南京政府兵工署訂立合同,承運與國防有關的兵工器材。能攬得如此重要的貨運業務,自然是由於中旅社信譽卓著、辦事認真的緣故。

抗日戰火初起時,南京金陵兵工廠遭到日機轟炸,廠房被毀。1937年11月16日,金陵兵工廠接到西遷命令。由於時間緊迫,工人家屬不及隨行,這不免影響了內遷工人的情緒和生活。為瞭解決這個問題,中國旅行社上海分社受有關部門秘托,秘密運送南京金陵兵工廠工人家屬前往內地。

幾百名家屬分批由火車運往上海,到上海後被安置在中旅上海分社四樓幾間空的大房間裏,白天不讓他們出房門一步,膳食由旅行社派人送去;入夜,由旅行社的招待員三三兩兩率領他們登上怡和和或太古開往越南海防的輪船。船票和護照都是事前由中旅準備妥當而在上船後發給他們的。到海防後,再坐滇越鐵路貨車北上。

此事做得十分機密,即使社職工,如果不是直接有關者,也不一定知道。因為這時租界雖未淪陷,然而漢奸日諜,早已密佈窺伺,稍一不慎,就會出事。

民族工業的西遷,保存了民族工業的基礎,建立了有利於持久戰的後方基地。據統計,1938年到1939年之間,後方每個月可製造手榴彈30萬枚,迫擊炮彈7萬枚,各式炸彈、炮彈7萬枚,飛機炸彈6000餘枚以及各種機槍的零件、軍用物品等。中國旅行社幫助運送金陵兵工廠工人家屬前往內地,對於穩定兵工廠運作,發揮積極作用,有力地支援了抗日前線。

輔助文化精英大營救

全國人民在全力支援抗戰的同時,中國旅行社的業務也進入到了非常時期。

1938年夏,上海銀行總行遷到香港,它的兩個最大的子公司——中國旅行社和大業貿易公司的總管理處,也隨同遷港,在皇后大道中6號啟明行同一層樓上辦公。1939年秋,為了節省外匯,總社遷返上海。

1941年12月8日,戰火燒到了香港。中共中央、南方局對滯留在香港開展抗日救亡工作的內地文化人士和知名民主人士的處境極為關心,指示必須不惜任何代價。受命於危難的東江抗日遊擊隊開闢了主要離港線路。


梅蘭芳率梅劇團訪蘇的行程均由中旅社操辦、中國旅行社奉化雪竇山招待所、中國旅行社設於滇緬公路的一家招待所

在1940年遷至香港之際,中旅總社為了開闢由香港內進的路線,已計劃沿途設立食宿站,以供應用。太平洋戰爭爆發,先在廣州灣設立分社,並加強玉林支社和撥款設立玉林招待所。

每天,一艘名叫白銀丸的輪船,從香港駛抵廣州灣的時候,中旅的接待人員便會出現在乘客面前,他們的任務是為這些脫險歸來的文化名人和其他同胞解決在廣州灣的食宿,解決從廣州灣往玉林沿途的轎子和挑夫。

中旅派人陪同組織好的旅客隊伍一同出發,以便在廉江、石角、盤龍、陸川等地代人陪找旅館,直到玉林支社派員在玉林迎接為止。旅客在中旅玉林招待所休息數天,便可在玉林支社的協助下,前往柳州,再行轉往各地。

廣州灣有日諜,一些自港脫險歸來的知名人士,滯留該地的時間越短越好。中旅本著這種原則辦事,乾淨利索,得到旅客讚譽。

在大約100來天的時間裏,800多名滯港的抗日文化名人、愛國民主人士以及他們的家屬在一批批抗日的護送下,其中著名人士包括:何香凝、柳亞子、鄒韜奮、茅盾、夏衍、範長江等,沿著這些路線,神奇般地從香港這個孤島上「消失」。他們中,沒有一人被捕。

華家嶺和興安遊覽團

抗戰時期,中國旅行社是在風雨飄搖中走過來的。

抗戰開始,中國旅行社原有分支社所,隨著淪陷區的擴大,陸續收縮。迄1938年年底,在淪陷區內只有上海、天津、北平三個分社,尚在勉強營業。

抗戰後期,日本發動豫湘桂戰役,大舉向南進攻,中國旅行社在這次戰役中,一共損失了八個分(支)社和七個招待所。此外設在衡陽的「湘桂鐵路餐車事務所」、設在桂林的「《旅行雜誌》總發行所」也一併遭殃撤銷。

這些社所的撤退,都是在兵臨城下,城市居民大部分撤離的時刻進行的。在兵荒馬亂之際,中旅職工始終把保護社產放在第一位而不計較個人安危得失。如桂林分社的一名會計撤離桂林時,原本攜有他自己的行李和社中帳冊。火車開到永福,不再前進,擁擠的旅客紛紛下車覓路奔逃。在這個秩序萬分混亂的時刻,他寧可拋掉自己的行李,而那只裝有帳冊的小皮箱,卻始終拎在手裏,踉踉蹌蹌地一直走到柳州,把它交給社裏。

中旅社在內地出版的《旅行雜誌》、《旅行便覽》不斷刊登記述從淪陷區歷經千辛萬苦奔向大後方經過的遊記,中旅社分支社、招待所收到旅客的感謝信,數以千計。

著名作家茅盾以「遊子」的筆名在一篇題為《堅守在荒塞的高嶺上》的散文,熱情歌頌中旅華家嶺招待所職工艱苦奮鬥,一心一意為旅客服務的精神。文章是這樣寫的:凡是在西北公路上旅行過的人們,應該不忘記在高山荒野的華家嶺上,有這樣一群無名英雄直接與旅客服務,間接為抗戰效力,在四時如冬,在寂寞荒涼的環境裏堅守著他們的崗位。

由於中旅社職員的努力,作為中旅社標誌的社徽五角旅星,幾乎傳遍了有關的各大城市和交通要道。每當旅客從公路汽車上下來,第一件事就是問這裏有沒有中國旅行社。

曾經發生過這樣一件事:一個美國人駕車來到廣西河池,因天色已晚,不能再趕路,他停車問周圍的人,這裏有沒有中國旅行社,因說的是英語,人們不懂他問的是什麼事。他急了,最後用手杖在地上劃了一個中旅社社徽的圖樣——五角星,人們才明白他的用意,陪他到中旅河池招待所投宿。

在抗戰時期,中旅社的遊覽業務,基本上已給戰雲淹沒,但也有例外。桂林中國旅行社和湘桂鐵路理事會聯合舉辦了一次在當時來說規模空前150人的招待旅遊團,都是當時桂林知名人士。貴陽分社和玉林支社都曾舉辦過近距離的郊遊,但規模不及興安遊覽團。

湘桂鐵路局特為旅遊團掛了一列專車,其中有鋪著地毯、放著沙發的相當豪華的客廳車,列車裝上了我國鐵路上首次出現的廣播設備。列車運行中中旅社職工和團員播送的文藝節目,一個接一個,加上車廂裡安放的棋類、書報等,使團員們58公里的旅途生活,過得非常愉快。

與祖國同命運、共生死

抗戰時期,中國旅行社的經營項目,和現在人心目中的旅行社業務,顯然大異其趣。它利用本身的優勢和經營特長,為抗日需要的進出口物資提供運輸的便利,為抗日群眾解決交通問題,全力疏運民眾,協助華僑歸國支持抗戰,輔助文化精英大營救,為抗日戰爭的勝利做出了積極貢獻。

這一時期,中國旅行社的業務大致有三個主要特征:一是流動性特別大。二是業務上出現了較多的靈活性。三是創造性得到最大限度的發揮。抗戰中,中國旅行社在西南、西北公路食宿站上辦的特約招待所,在各條交通線上辦的由別人投資,掛中國旅行社招牌,並由中國旅行社派人全權經營,還有便利愛國人士內進的許多變通辦法,無一不是創造性的具體表現。而「一條龍服務」這名詞,解放後自蘇聯傳來,人們視為先進經驗,殊不知中旅社在抗戰中,早已有一條龍的服務,這當然也是中旅社的創造。

無論條件多麼艱苦、形勢多麼險惡、戰爭多麼殘酷,中國旅行社始終對祖國的赤膽忠心,所表現出的與祖國同命運、共生死的情懷,令人感慨。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勝利,洗刷了中華民族自鴉片戰爭以來的百年恥辱,為中華民族由近代以來陷入深重危機走向偉大復興確立了歷史轉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