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文化 企業文化
築夢中旅(五) 跨越世紀
發布時間: 2018-08-21 來源: 【字體: 阅读: 174


港重回祖國懷抱

徐小鳳《喜氣洋洋》唱出中旅心聲

在一輯中旅老員工發來的照片中,有一張照片格外引人注目,它將人們帶回到那個刻骨銘心的日子。1997年7月1日零點,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冉冉升起,香港這顆耀眼的東方之珠,重回祖國懷抱。

迎回歸當晚,港中旅組織參加回歸盛典的嘉賓眷屬和隨員到跑馬地觀看「萬眾同心大匯演」。不料進場後開始下大雨,不少眷屬要求回酒店。在場的港中旅導遊一邊要分批安排客人安全離場,一邊又要照顧不離場的客人。他們多次往返,汗水雨水濕透全身,一直忙到淩晨1時30分。

匯演中,告別舞臺多年的香港歌星徐小鳳滿臉喜色地唱起《喜氣洋洋》,道出了全體港中旅工作人員的心願:傾盡全力,在回歸的晚上給大家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港中旅當時不僅為各路相關嘉賓團出席中英香港政權交接儀式、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暨特區政府宣誓就職儀式、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慶祝大會和酒會等重大活動提供接待服務,同時還為中央代表團、軍樂團和儀仗隊提供車輛和住房,共同見證「本世紀世界史上永遠值得紀念的事件」。

歡呼的人們,喊出了一個民族積蓄了百年的內心情感,它是對歷史屈辱的告別,也是對未來復興的期盼。

市場掀起一陣「中旅熱潮」

藉助內地改革開放的有利機遇,到90年代中期,港中旅已經形成集團式、多元化的發展態勢。但在高速發展中,也存在相關的一些不足和問題,於是集團從1995年下半年開始,採取一系列措施,進行調整、整頓、整合。

諸如壯大上市公司,特別是1997年「紅潮風暴」席捲港股及回歸因素利好的氛圍,在市場掀起一陣「中旅熱潮」,前後進行多次配股集資,為企業發展提供資金,參與和配合集團的電力、路橋、酒店及客運投資,港中投從單純旅遊概念股逐步轉向以旅遊為主的綜合概念股。


亞洲金融危機影響深遠

新項目發展方面,對過去搞的項目,通過追加投資、加強管理、加快進度,取得好的效益。同時,還抓了一批投資少、見效快的優質項目。

重組香港中旅酒店管理公司,先後在港、澳和內地參與20多家酒店的籌建、開業及管理工作。此外,集團還斥資收購深圳聚豪會高爾夫球會,以及聯合投資興建長沙世界之窗。

實業項目方面,主要有渭河電廠、甘肅蘭煉中旅石化、路橋項目如京滬高速公路(天津北段)、福州三橋、武漢咸寧等。集團在房地產領域也投入了較多的人力和財力。但房地產項目多數由於管理問題、人員問題及資金問題未能進入正常開發、銷售,佔用了大量資金, 給企業後來的經營帶來了風險和損失。

逆境與抉擇

註定不平凡的1997年還沒有結束,一場源起於泰國的亞洲金融危機席捲而至,隨後波及東南亞、東亞眾多國家和地區,導致了貨幣貶值、物價飛漲、失業劇增、社會動盪。

而後發生的兩件事,令不少港人至今仍記憶猶新。1998年10月16日,廣東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突然宣佈關閉清盤,加上粵海集團的業務重組及旗下廣南行因債務問題,給所有在港中資機構以沉重打擊。這一時期,香港金融界及投資者對香港中資企業信心急劇下降,嚴厲收緊信貸,外資銀行關死了對中資企業放寬的大門,就連香港華資銀行和中資銀行也不得不採取緊縮政策,使本已受亞洲金融風暴踐踏得一片沉寂的香港金融市場顯得更為死寂。

在這樣惡劣的資金市場環境下,港中旅前幾年集團投資戰線過長,攤子過大,造成集團資本負債率高,支撐企業正常運營的現金流量嚴重不足,財務和債務狀況嚴峻的問題全都集中暴露出來。


位於上環的中旅集團大廈

從1998年9月到1999年,集團未能借入一筆新的貸款,同時,卻有數十億元到期貸款必須償還。與此同時,集團各項業務出現萎縮,加上原來享有的一些專營業務逐漸喪失, 公司盈利顯著下降,而一批新上的基建、地產項目處於資金集中投入期,集團原定的融資計劃也一一化為泡影,財務和債務危機將集團推到了極其困難的境地。

1999年,港中旅與國務院僑辦脫鉤,歸中央大型企業工委領導,成為中央所屬44家特大型企業之一。

儘管集團採取了一系列應對金融危機、解決財務困難的措施,但由於集團管理粗放和投資失誤,特別是金融風暴的影響,造成的損失極為嚴重。到2000年初,集團已經處於可能破產和被外資銀行清盤的巨大危機之中。

這次金融危機所帶來的影響是深遠的,正如後人評論時所說:金融的開放和全球化,並不必然帶來1997年那樣的深重危機,導致金融滅頂之災的恰恰是缺乏開放的制度設計,並在資本市場國際化的道路上裹足不前。

死裡逃生

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危機,港中旅該怎麼辦?

2000年4月,中央及時對港中旅領導班子做了重大調整。2000年6月下旬和7月上旬, 港中旅集團連續三次給國務院打報告,懇請國家給予集團有力支持,緊急救助,以解決當時的財務危機。

黨中央、國務院對解決港中旅出現的困難極為關心和重視,7月16日,在朱鎔基總理親自主持召開的國務院第73次總理辦公會議上,研究了如何解決港中旅的財務危機問題。

會上,新任集團董事長車書劍匯報了港中旅出現財務和支付危機的有關情況,並代表港中旅向國務院提出了請求緊急援助的具體要求。

8月24日,在國務院朱鎔基總理主持召開的第77次總理辦公會議上,再次研究了香港中旅(集團)公司財務危機問題。

2000年後半年,由於國務院決定採取增撥資本金和由中國銀行開具備兌信用證等措施,大大地增強了外資債券銀行對港中旅解決財務危機的信心,不再要求港中旅提前歸還所有貸款,再加上港中旅新領導班子和有關部司人員,積極清欠變現,償還了當年到期的債務,使港中旅暫時度過了還債危機,并于當年即扭轉了虧損局面。

儘管如此,當時集團的經營和財政危機仍然十分嚴重,資產負債率也很高。

為了加強對港中旅的領導,使港中旅盡快走出困境,2001年初,中央又對港中旅的領導班子作出重大調整。新任集團總經理張學武履新后深入基層調查研究。集團領導班子提出了分三步走,帶領港中旅擺脫困境,實現第二次創業的思路。

而後,集團狠抓減債,企業走出支付危機;盤活存量,清欠變現取得突破;調整資產機構,一批死項目被盤活;狠抓旅遊主業,效益明顯提高;培育新利潤增長點,提高抗風險能力……經過三年調整整頓,走出了困境,擺脫了資不抵債、企業嚴重虧損和財務支付危機三大難題,實現了集團經營和財務狀況的基本好轉。

談「非」色變

2003年新春剛過,暖風依舊自南北上, 看上去一切都一如往常,這一年跟隨而至的, 還有一種新病毒。未知,無形,奪人性命,這就是重症急性呼吸綜合症,人們習慣稱之為「非典型性肺炎」。

非典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內,傳播大半個中國,感染和死亡的人數不斷攀升。3月19日, 香港政府有關部門透過新聞媒體公開披露,2 月下旬,廣州中山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劉劍倫教授曾入住港中旅集團屬下的京華酒店,將SARS病毒直接傳染給了九層同樓的另外6位客人,並引發了連鎖性的傳染。一月之間,京華酒店震驚世界。


集團上下眾志成城抗非典

人們談「非」色變,恐慌伴隨著疫情到處蔓延。不僅集團在港的旅遊業務幾乎到了無以為繼的境地,與此同時,在內地的旅遊企業也頻頻告急。不僅是京華酒店成為全球關注點,對於集團如何克服危機繼續前行,全世界也都在注視。

疫情就是命令。面對複雜紛紜的國內外形勢,集團以「三保」(確保員工安全、確保經營場所安全、確保接待客人安全)和「三防」(防範經營風險、財務風險和金融風險)為核心,以不畏困難、昂揚向上的精神狀態,表明了戰勝SARS的勇氣和決心。

這是一場沒有硝煙、不能失敗的戰爭, 這是一場與病毒爭奪生命的戰役,肆虐的非典終於在夏天到來的時候結束了。眾志成城抗非典,保證了集團旅遊主業的健康發展,強有力的應對措施,鑄就了真正的信心和信任。

從1997年10月至2000年初,港中旅集團遭受亞洲金融風暴的衝擊,加之企業自身存在的盲目投資、過度舉債、粗放管理等問題,經營和財務狀況一度急劇惡化,出現了嚴重的信用危機和財務危機,企業瀕臨破產邊緣。2000年中和2001年初,中央及時對港中旅領導班子做了重大調整,並予以財務救助,港中旅新領導班子帶領全體員工死裡求生、勵精求治,儘管面臨著諸多難題,但集團以難以想像的魄力在較短的時間里扭轉了局面,使企業度過了最艱難的時期。至2003 年,通過調整整頓、走出困境,這份力量贏得了世人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