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文化 企業文化
到香港住看得到維多利亞景致的酒店
發布時間: 2018-09-21 來源: 【字體: 阅读: 1


夜色裡的九龍維景酒店散發出迷人的光(九龍維景提供)

很小就知道有兩位在香港的舅公,陸增鏞、陸增祺。還沒有百度的年代,我對他們的瞭解僅限於長輩的口述,零零散散——清末四大藏書家之一陸心源後代,家道中落,從上海輾轉於香港,創辦了跨國紡織生產王國,亞非紡織集團。

聽故事的人體會不到語句里所含的艱辛,轉述史料的人也是,我們只知道這兩位在香港的舅公現在非常有名,非常發達,要不然,也不會頻頻給家鄉捐款,在湖州師範學院的穆堂樓、懷瑾樓、燕英體育館都是他們捐贈所蓋的樓,名字得於兄弟二人的父母,弟弟陸增祺的夫人。

1996年,香港回歸前一年,因為一篇以「回歸」為主題的徵文,剛上初中的我得到去香港交流、采風的機會。完成學校的基本行程後,大部隊回家,我又多待了兩天。

那是我和舅公們的第一次見面。徵文的緣故,我在圖書館查到不少香港被殖民的歷史, 也順帶從史料中得知了舅公們的奮鬥史。當他們出現在我面前,竟有種似曾相識,也因此毫不客氣地提議:這兩天我能住在半島酒店麼?

現在想來,真是年少輕狂,開口就提條件。但也難怪,已經在看張愛玲的我,好不容易去一次香港,當然想去她創作的地方看看。

舅公們笑了,沒料到這個素未謀面過的女孩口氣這麼大。他們還是帶我去了半島酒店, 貴婦們的下午茶我忘得差不多了,就記得在咖啡里加了許多糖。

出乎意料的是,他們沒有讓我就這樣住下來,而是帶我去了位於九龍一家叫維景的酒店。

維多利亞的景致,如詩如畫( 北京秦曉波攝)

酒店位置很好,現在還記得,周圍到處都是商場,購物中心,家鄉連公車都還沒有,這裡,只要走下地道,就是地鐵。酒店很大,大堂氣派,才不是家鄉那種小賓館,一卷柯達膠卷,全被拿來拍酒店了。

十幾歲的我看來,這家酒店和半島沒啥區別,一樣的豪華上檔次。可問題是,既然差不多,為什麼舅公們還要花力氣換酒店呢?

「你是中國人呀,就應該住中國人自己開的酒店」,舅公笑著回答我。

香港還沒回歸,這個說法我是懂的,這也激發了我對這家酒店的好奇。而這段歷史,則由舅公向我道來。

1927年8月,一個叫陳光甫的中國人在上海創辦了中國第一家旅行社。他的經營宗旨是:發揚國光、服務行旅、闡揚名勝、改善食宿、致力貨運、推進文化,以服務大眾為己任。一年後,中國旅行社香港分社正式成立。

上世紀20年代末的香港經濟已經起步, 陳光甫先生深知香港是通向西方世界的橋頭堡,成立分社就是為了加強與世界的聯繫,促進金融和旅遊業務的發展。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同樣也在上海的舅公們則於二十年後,也就是1949年,隨父親移居香港。4年後,父親去世,舅公和同為孤兒的7個朋友在北角合租了一間月租150元的小房子。

再說回陳光甫先生。有了旅行社,自然就要有住的地方。不久,陳光甫馬上在交通樞紐處開建招待所,並聘請專人管理,到抗戰前夕,已經設立了80多個各類招待所,甚至聘請有經驗的外國人管理大規模的招待所。

「你今天住的,就算是升級咯,不再叫招待所,而是維景酒店,你可以理解成,看得到維多利亞景致的酒店」,舅公們依然笑,「其實,陳光甫先生還有他自己的一條龍服務,客人到達一地時,旅行社即派專人專車接送,安排入宿自建的招待所。不過,你今天是貴客, 所以由我們親自接送。」

現在想來,這套從旅行社到酒店再到接送的體系依然超前,也是大多數旅行者切身需要的。

我有點明白舅公們帶我來這家酒店的原因了,中國人要住中國人的酒店,因為,它不僅僅是一家酒店,還蘊含了一代中國人的奮鬥史。就像陳光甫最初設立招待所的初衷:設施不求豪華,服務和清潔最重要。說起來,這也是我們的人生准則,勤儉素樸,但要有精神追求。

「在香港,共有兩家維景酒店,有興趣的話,明天帶你參觀另外一家位於旺角的,它比你今天住的晚一年開業」。他們把我安頓好後,離開。

那次的香港之行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當然不知道二十年後我會工作在這家酒店所在的管理公司——港中旅酒店有限公司,並付諸於文字。

後來,香港回歸,開放大陸居民旅遊,再到如今,一個本本的港澳通行證也變成了電子IC卡,原本以為很複雜的「過關」也只要一秒鐘「嘀」一聲就完成。而這些年中,又有兩家維景酒店開業,分別位於灣仔和銅鑼灣。而我住過的九龍維景酒店也於2009年重新裝修, 無論設施和外觀都更符合現代人的審美和生活習慣,正所謂「與時俱進」。人事變遷,大舅公陸增鏞於2008年去世,小舅公陸增祺也年逾古稀,他們的事業,交由小舅公的女兒打理。

2016年底,我去香港出差,本來想住的灣仔維景酒店已經成了睿景酒店,而這不僅僅是簡單的更名,更關乎中國人走向世界的勇氣和決心。

港中旅酒店有限公司在2015年8月收購了英國Kew Green Hotels發行的全部股份,成功進軍英國酒店市場。這家睿景酒店就是首家, 比起標準化、傳統的維景系列酒店,還能感受到創意無限的藝術和潮流,既有香江味道,也有英倫格調,不僅僅是一家可以睡覺和吃飯的酒店。

那次,我沒有去府上打擾舅公,而是在睿景下榻,會議結束後一個人重走了一遍維景。和當年舅公帶我去維景酒店一樣,現在的我, 不僅僅是因為工作原因,也會非常自豪且熱情地向朋友推薦,並給他們講一個中國人自己的故事。

( 作者現供職于港中旅酒店有限公司市場營銷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