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污染責任到底誰來負

文:本刊 孟繁江

水污染為哪般?

原告:李慶斌,男,38歲,北京市順義區李鎮信村農民,住所地:順義區李鎮政府路101號。

被告:金榮,男,48歲,戶籍所在地:河南省鄭州市賓川路133號院9棟103室。

被告:陳勝,男,38歲,戶籍所在地:山東省煙臺市福新區順城路27號。

被告:京仁化工有限公司,住所地:順義區新場鎮信南路78號。

被告:北京盛新鍍鋅有限公司,住所地:順義區經濟開發區。

原告李慶斌因與被告金榮、陳勝、京仁化工有限公司、盛新鍍鋅公司發生水污染責任糾紛,向法院提起訴訟。

原告訴稱:2011年6月,原告發現自己魚塘周邊水質有異味、且水質變黃、河道旁小動物出現死亡等現象。

6月27日夜裡11點多,李慶斌在魚塘邊夜巡時,發現遠處有車在排水,走近看見車號牌為京G28879的槽罐車正在排放發酸的不明液體。李慶斌馬上向派出所報案。

經公安機關偵查,該車是車主金榮雇傭陳勝,將從京仁公司、盛新公司收集的廢酸傾倒在魚塘周邊水域,造成水體嚴重污染。公安機關將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為及時妥善處置傾倒的污染物,避免繼續造成大面積污染,原告李慶斌對污染河水道進行了局部治理。經審核確認治理污染實際支出及其他損失共18萬元。

綜上,原告認為被告金榮、陳勝違法將工業廢酸傾倒至河內,造成本次污染事故,應當對原告由此而遭受的經濟損失承擔賠償責任。二被告京仁,盛新公司違反相關法律規定將危險廢物提供或委託無經營許可證的金榮處置,依法應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故要求判令四被告連帶賠償原告為治理河水污染而產生的支出及相關經濟損失18萬元、律師費8萬元,合計26萬元。

被告金榮辯稱:被告陳勝系其雇傭的駕駛員,是根據其指定的地點傾倒廢酸,駕駛員不應該負責任,自己對本起污染事故負全部責任。
                 
被告陳勝辯稱:他從京仁公司、盛新公司收集的六車廢酸是按照老闆金榮的要求傾倒在河水中的,對於本案糾紛希望法院依法處理。

被告京仁公司辯稱:其與被告金榮間存有鹽酸買賣關係,被告稱有單位需要廢酸,故將其公司的廢酸委託其處理。對其實際將廢酸隨意傾倒的行為,其既不知情也無法掌控,故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被告盛新公司辯稱:其與被告之間無直接關係,其與被告京仁公司問存有鹽酸買賣關係,京仁公司回購其產生的廢酸,如何處理廢酸與其無關,故其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爭議焦點在哪裡?
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查明:

一、被告京仁公司與被告盛新公司存有鹽酸買賣關係,同時盛新公司委託京仁公司處理生產後產生的廢酸。京仁公司委託沒有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被告金榮從上述被告公司運輸和處理廢酸,金榮多次指派其雇傭的駕駛員被告陳勝將從兩公司收集的六車廢酸傾倒至原告魚塘附近河水中,造成河水嚴重污染。

二、本次污染事故發生後,原告李慶斌為治理污染,自己對污染河道進行治理。治理完畢後委託建設工程諮詢有限公司對治理污染的費用進行了審計,經審計確認污染治理工程款為10萬元,相關經濟損失8萬元,都有書面材料為證。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一是被告陳勝應否承擔責任;二是被告京仁、盛新公司是否應就本案發生的污染事故所產生的損失承擔相應連帶賠償責任。

誰為水污染買單?
順義區人民法院認為:

一、關於被告陳勝應否承擔責任問題。

本案系環境污染侵權糾紛,審理中被告金榮等對自己的違法行為不持異議,在民事賠償方面希望法院依法處理。金榮以營利為目的,在沒有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指派其雇傭的駕駛員陳勝將廢酸傾倒至原告魚塘旁邊的河水中,造成河水嚴重污染,其行為已構成違法,在其承擔刑事責任的同時,還應當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故金榮應當賠償原告因治理污染和其他經濟損失共計18萬元。

二、被告陳勝雖為被告金榮雇傭的駕駛員,但其對未經處理的廢酸傾倒至河水中可能造成的危害後果應當具有明顯的預見能力,然其並未能對此不法行為及時予以提醒或制止,而是盲目的聽從金榮的指派,故意將廢酸倒入河水中致河水嚴重污染,因此,陳勝對於損害後果的發生具有重大過錯,應當與其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三、關於被告京仁公司、盛新公司應承擔的責任。二公司在生產過程中所產生的廢酸屬於危險廢物,上述公司在處理該危險廢物時,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相關規定,向當地的環保主管部門申報上述危險廢物的種類、產生量、流向、貯存以及處置等的資料,同時應按照國家規定填寫危險廢物轉移聯單並經有權審批的環保主管部門批准同意轉移的情況下,交由有相應處理危險廢物資質的單位進行處理。而上述二公司均沒有如實向當地環保主管部門申報危險廢物的具體情況,亦未按照國家規定填寫危險廢物轉移聯單並取得有權審批的環保主管部門批准轉移的同意,擅自處理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廢酸。盛新公司明知京仁公司不具備處理危險廢物的經營資格而委託其處理廢酸,京仁公司未審查被告金榮是否具備運輸、排放以及處理危險廢物的經營資格,擅自將廢酸委託其處理的行為,使國家對上述二公司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危險廢物失去監管和控制,故京仁公司、盛新公司對本次污染事故具有重大過錯,應與金榮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另對於原告要求被告承擔律師費的訴訟請求,缺乏依據和證據,法院不予支持。

綜上,順義區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十五條、第六十六條、第六十七條的規定,於2012年6月28日判決如下:

一、被告金榮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李慶斌經濟損失18萬元;
二、被告陳勝對上述判決中被告金榮應當賠償的款項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三、被告京仁化工有限公司對上述第一項判決中被告金榮應當賠償的款項承擔55%的連帶賠償責任;
四、被告盛新鍍鋅有限公司對上述第一項判決中被告金榮應當賠償的款項承擔45%的連帶賠償責任。
五、駁回原告要求被告賠償律師費8萬元的訴訟請求。

一審判決後,雙方當事人在法定期限內均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本案例參考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報》第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