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進行曲

文:上海 董偉中

打小時候起,我就不斷參加各種婚禮,有的簡單,有的隆重。迄今為止,已記不得見證過多少對新人,以舉辦婚禮的形式宣告成親,開始新的人生。毋容置疑,婚禮,是新郎新娘新生活的開始,充滿了甜蜜,令人難忘。 

在我的記憶中,不同的年齡階段,參加的婚禮形式都會有所區別,感受也會不同,這也象徵著時代的變遷,歲月的更替。小時候跟著父母去喝喜酒,我也就是個湊數的,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反正也沒見過寫我名字的喜帖。那時的婚禮比較簡單,主要是在家裡舉行,空間有限的話,就會驚動鄰居騰出房屋,擺上幾桌圓臺,大人們有說有笑,我吃飽後就想著早點回家睡覺。後來開始時興在飯店擺酒席,但形式還是老樣子,只是家人不必再跟著窮忙活。當時,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所謂婚禮的概念就是喝喜酒,親朋好友聚集一堂,吃完喝完各自回家。 

最讓我記憶猶新的,是參加我舅舅的婚禮,不是因為婚禮的形式有什麼特殊,而是我的出席方式有點別致。那是1980年,我在青島當兵,正巧因公出差,就在婚禮當天的晚飯時點趕到上海,沒顧得上回家,我直接從剛下輪船的碼頭來到婚禮現場,豈不料,就因為遲到,卻讓我感受到某種別樣的愜意。當我穿著潔白的水兵服,戴著水兵帽,猶如明星走紅地毯似地緩緩步入婚宴大廳時,顯得特別的耀眼,一下吸引來眾多的眼球。離家整整兩年,忽然以一種全新的裝束出現在親友面前,我儼然成了全場的焦點。當我邊走邊環顧四周,還不忘頻頻向大家招手致意時,那副得意的神態無以言表,仿佛我不是來出席婚宴的,而是來接受這麼多人為我接風。現在回想起來,會不會有點喧賓奪主? 

等到了我們這個年紀結婚的時候,婚禮的形式也還算簡單,沒有太強的儀式感,最多是在席間,新郎新娘輪桌敬酒敬煙。然而,那時很多人的婚禮,真正的高潮並不在婚宴期間,而往往出現在酒足飯飽之後的鬧新房環節。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是婚禮場合,總有幾個好事的損友,他們會挖空心思地想出一些捉弄人的遊戲,在鬧新房時,逼迫新郎新娘去完成。每當新郎新娘強顏歡笑、無可奈何地出現種種窘態時,新房裡便會爆發出陣陣放浪的笑聲,這在今天看來,簡直是低俗愚昧之極。當初我就沒弄明白,讓新郎新娘出盡洋相,有什麼可樂的?這是要給一對新人在以後的生活中留下點陰影呢,還是僅僅藉此滿足一下那些來賓的猥瑣心理?當時流行一句話,叫「結婚三日無大小」,于是鬧新房時的各種千奇百怪,就成了整個婚禮所必不可少的最後一道程序,好像如此一來,氣氛才顯得熱鬧,婚禮也才算完美。 

在出席過諸多同輩人的婚禮中,我有過一次當伴郎的經歷,那次的表現,到現在還被人津津樂道。新郎是我從小的同學,我被委以重任,當然深感榮幸。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德鬼發明的損招,敬酒期間不僅要鬧新郎,還要鬧伴郎,這幾乎成了當時的習俗。那次,敬酒敬到都是新郎同事的最後一桌時,所有的人都把目標對準了我,明擺著要我好看。然而,我這人生性最煩糾纏不休,而且也不想在這種場合認慫,于是,就在他們唧唧歪歪地還沒鬧上幾句時,我先在啤酒杯裡倒上滿滿一杯白酒,面帶笑容,語氣緩和,平靜地問道:「這樣可以了嗎」?只見剛才還咧著嗓子瞎起哄的幾個哥們,頓時看傻了眼,全場鴉雀無聲,不知我要耍什麼花招。隨後,我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最後還不忘瀟灑地說了句:「各位隨意」。不用說,我這一舉動,真把現場的人給嚇到了,當然也就沒人再敢鬧騰下去。我發誓,喝完後我面不更色,鎮定自如,只是過後回想起來,還多少有點後怕。年輕嘛,就是那麼任性。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婚禮的主角逐漸被晚輩所取代,當我再出現於婚禮場合時,基本都是長輩的身份。看著曾經喝過他們父母喜酒的孩子結婚,我由衷地向他們送出祝福,但也無不感歎於歲月的無情,光陰的流失。與此同時,我發現現在的婚禮越辦越隆重,程序越來越繁瑣,其場面和儀式感,顯然已是今非昔比。起初,我還為婚慶公司設計的某些環節感到新鮮,覺得蠻有創意,但見多了之後,卻有點煩了,並且懷疑有些內容的效果,是否真的會好。 

現如今,無論是年輕的同事,還是朋友的孩子,或者是家族中的晚輩結婚,誰要是不擺個至少三、四十桌酒席的排場,興許都不好意思說這是婚禮。幾個小時的時間裡,由婚慶公司安排的各檔環節,不斷地強迫來賓們觀投影、聽講話、搞互動、做遊戲。你剛想動筷子,就聽司儀在那裡嚷嚷,要大家跟著一起鼓掌;與同桌的人正說著話,忽然音樂大聲響起,不得不轉身向換了裝的新郎新娘行注目禮;起身想走出去上個廁所,燈光突然暗了,原來臺上準備切點著蠟燭的蛋糕呢,你還不得不重新坐下來憋著……諸如此類,輪番更替,沒個消停。最難忍受的是,所有司儀好像都被打了雞血似的,個個歇斯底里,並且從頭到尾都在無休止地拼命發出噪音,嚴重破壞著我等上了年紀的來賓情緒。 

照理,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多花點錢,把婚禮辦得隆重熱鬧,且增強些儀式感,本來無可厚非。然而,目前的現狀是,幾乎所有的婚禮都由婚慶公司包辦,而這些出自同一模式的樣本,又有太多畫蛇添足、華而不實的內容參雜在其中,這就不僅落入了俗套,還會給來賓帶來一些負面的感受。鑒於此,我現在已不太願意出席這樣的婚禮,如果是同學或者朋友的孩子結婚,我情願他們事後安排小範圍聚聚。 

如上所說,應該屬於典型的中國式婚禮。比較而言,我更欣賞西方的婚禮形式。我曾經在美國參加過一個朋友的婚禮,完全就像電影裡看到的那樣,教堂、草坪、陽光、輕音樂、雞尾酒、自助餐,輕鬆且不失莊重,簡約而不缺歡快,時隔20多年,依然令我回味。類似的婚禮,我在國內也參加過一次。那是8年前,曾經的一對同事結婚,女方是基督徒,所以婚禮的前半部分在教堂舉行。給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當唱詩班清唱完聖經歌曲後,全場起立,聽牧師吟誦聖經中的祝福篇章,此時,也許是受到特定環境和內容的影響,教堂裡神聖的氣氛得以渲染,婚禮現場人們的內心,會由此迸發出一股感動的熱流。有趣的是,由於那位牧師口音的關係,無意間為婚禮平添了一份搞笑的色彩。那口帶著濃重紹興方言的普通話,容易讓人把「主說」,聽成「豬說」。

(文字作者現供職於港中旅華貿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圖片來自網絡,請作者與本刊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