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鉤心鬥角」本是建築用詞

文:北京 寧唯純


  圖:深圳 韋旋

  我們在形容用盡心機,明爭暗鬥或權利之爭,互相排擠傾軋時,常用的有一句成語便是鉤心鬥角(勾心鬥角)。其實,這句成語在古代卻是建築結構的用詞,只是後來人們在費盡心思,明爭暗鬥的時的心境和手段,頗似建築結構的縱橫交錯。「鉤」是鉤掛、鉤住的意思,指屋頂建築構件之間相互牽引或連接;「心」是指宮室房屋建築的中心部位。「鬥」是碰撞、接觸的意思,「角」是指房屋的簷角。

鉤心鬥角一詞最早出自杜牧的《阿房宮賦》裡的:「覆壓三百餘裡,隔離天日。驪山北構而西折,直走咸陽。二川溶溶,流入宮牆。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簷牙高啄;各報地勢,鉤心鬥角。」一句,來形容阿房宮建築漫回鉤心、壘砌鬥角的統一均齊、對稱嚴謹之美。其實就整個中國古代建築,如故宮、雍和宮等的建築結構,都是縱橫交錯、榫榫相咬,相互關聯又互相制約,針鋒相對。

自從「勾心鬥角」(鉤心鬥角)由建築結構術語,引申為現實社會現象,似乎賦予了這句成語更大的生命力。權利場的明爭暗鬥、職場上的相互排擠等等,全部是費盡心思的「勾心」與「鬥角」,其結果都是利益之爭。就是在愛情上「勾心鬥角」也不乏其人、其道。

大概孟庭葦的一曲《勾心鬥角》便唱出了鉤心鬥角的真諦:

「背對你,我假裝塗眼影不去看你,用沉默抵抗你;面對你,我一定又心軟沉不住氣哭著說 I'm sorry。這份愛沒有道理。扯我的心,邊愛你邊討厭你。我和愛情勾心鬥角離不離開你。什麼原因讓我只輸不贏?我和自已勾心鬥角卻便宜了你,女人為愛變得不聰明(music),深夜裡我泡了熱水澡了無睡意,走過來走過去,打給你,電話我拿起來又放下去,罵自己怪自己。這份愛沒有道理,扯我的心。邊愛你邊討厭你。相戀的人勾心鬥角愛情的遊戲。誰也不一定掌握全域,相戀的人勾心鬥角為了自尊心,往往讓感情陷入僵局(music)。我和愛情勾心鬥角離不離開你,什麼原因讓我只輸不贏。我和自己勾心鬥角卻便宜了你,女人為愛變得不聰明。」

這難道不是「勾心鬥角」(鉤心鬥角)的真實寫照嗎?雖然她唱出的是愛情,在權利場、職場、商場不也是如此張狂的爾虞我詐和傾軋嗎?

「勾心鬥角」(鉤心鬥角)無論是在權利場、職業場還是商場,因為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為了利益必須 「勾心鬥角」,才能讓對手倒下,必須用「勾心鬥角」手段才能贏過別人。赤裸裸的,微笑背後的,難怪鄭板橋說難得糊塗!想到「勾心鬥角」(鉤心鬥角)才知道為什麼糊塗比聰明更難。

(文字作者現供職於北京麗都維景國際大酒店,圖片作者現供職于深圳錦繡中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