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使用權也可以成為貪污犯罪的客體

文:本刊 孟繁江

基本案情 
被告人馬安方2006年8月任廣東省增城市委常委,2008年8月兼任中國牛仔城新塘市場建設領導小組組長兼指揮部總指揮,主持指揮部全面工作。2009年,他得知增城市新塘街道公安村將列入拆遷和舊村改造範圍後,決定在該村購買舊房,利用其職務便利,在拆遷安置時騙取非法利益。馬安方遂與被告人孫月(馬的妻妹)、被告人張華振(孫月之夫)共謀後,由孫、張二人出面,通過公安村趙某某,以孫月的名義在該村購買董某某的5間舊房(房產證登記面積110平方米,發證日期1999年8月8日)。2009年5月份,為使5間舊房所占土地確權到孫月名下,在馬安方指使和安排下,張華振通過公安村趙某某,讓該村村民委員會出具了該5間舊房系孫月1999年所建的虛假證明。馬安方利用職務便利,要求兼任國際牛仔城建設指揮部分管土地確權工作的副總指揮、增城市國土資源局副局長蔡某某和指揮部確權科工作人員,對孫月拆遷安置、土地確權予以關照。國際牛仔城建設指揮部遂將孫月所購房屋作為有村《證明》但無《產權證》的舊房進行確權審核,上報增城市國土資源局確權,並按丈量結果認定其占地面積85平方米。 

此後,馬安方與張華振、孫月等人共謀,編造了由孫月等人簽名的申請報告,謊稱孫月房屋85平方米有誤,要求增城市國土資源局更正。隨後,馬安方指使國際牛仔城建設指揮部工作人員以該部名義對該申請報告蓋章確認,並使該申請報告得到增城市國土資源局和增城市政府認可,從而讓孫月獲得260平方米的建設用地審批。按孫月的土地確權面積僅應得85平方米建設用地審批,其餘175平方米系非法所得。2010年5月,馬安方等人在支付選位費30萬元後,在國際牛仔城拆遷安置區獲得兩間店面70平方米的拆遷安置補償。該處地塊在用作安置前已被國家徵用並轉為建設用地,屬國有劃撥土地。經評估,該處每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權價值4萬元。馬安方等人非法所得的建設用地175平方米,按照當地拆遷安置規定,折合拆遷安置區店面的土地面積為70平方米,價值280萬元,扣除其支付的30萬元後,實際非法所得250萬元。

此外,2005年至2011年間,被告人馬安方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承攬工程、拆遷安置、國有土地受讓等謀取利益,先後非法收受或索取75萬元,其中索賄15萬元。

判決結果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2年2月5日作出(2012)穗中刑二初字第39號刑事判決:一、被告人馬安方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並處沒收財產五十萬元;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並處沒收財產三十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八年,並處沒收財產八十萬元。二、被告人張華振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三、被告人孫月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宣判後,三被告人均提出上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於2013年4月6日作出(2013)粵刑二終字第54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判決認為:關於被告人馬安方提出他沒有利用職務便利的辯護意見。經查,增城國際牛仔城指揮部系增城市委、市政府為確保國際牛仔城建設工程順利進行而設立的機構,指揮部下設確權科,工作人員從國土資源局抽調,負責土地確權、建房建設用地的審核及報批工作,分管該科的副總指揮蔡某某也是國土資源局的副局長。確權科作為指揮部下設機構,同時受指揮部的領導,作為指揮部總指揮的馬安方具有對該科室的領導職權。貪污罪中的「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是指利用職務上主管、管理、經手公共財物的權力及方便條件,也包括利用職務上有隸屬關係的其他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便利。本案中,馬安方正是利用擔任增城市委常委和兼任指揮部總指揮的職務便利,給下屬的土地確權科人員及其分管副總指揮打招呼,才使得孫月等人虛報的拆遷安置得以實現。 

關於被告人馬安方等人及其辯護人提出被告人孫月應當獲得土地安置補償,涉案土地屬於集體土地,不能構成貪污罪的辯護意見。經查,孫月購房時系城鎮居民戶口,按照法律和增城市拆遷安置的有關規定,不屬於拆遷安置對象,不具備獲得土地確權的資格,其在公安村所購房屋既不能獲得土地確權,又不能得到拆遷安置補償。馬安方等人明知孫月不符合拆遷安置條件,卻利用職務便利,通過將孫月所購房屋謊報為其祖傳舊房,騙得舊房拆遷安置資格,騙取國有土地確權,並使本來不應獲得土地安置補償的孫月獲得了土地安置補償。《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二條、第九條規定,我國土地實行全民所有制和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制,並可以依法確定給單位或者個人使用。對土地進行佔有、使用、開發、經營、交易和流轉,能夠帶來相應經濟收益。因此,土地使用權自然具有財產性利益,屬於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一款規定中的「公共財物」,可以成為貪污的對象。孫月名下安置的地塊已在2012年8月被征為國有並轉為建設用地,增城市政府文件也明確該處的拆遷安置土地使用權登記核發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因此,馬等人及其辯護人所提辯護意見不能成立。

綜上所述,被告人馬安方作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夥同被告人張華振、孫月以虛構事實的手段,騙取國有土地使用權,非法佔有公共財物,三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貪污罪。馬還利用職務便利,索取或收受他人賄賂,為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又構成受賄罪,應依法數罪並罰。在共同貪污犯罪中,馬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張華振、孫月起次要作用,系從犯,應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因此,本案一、二審法院依法作出如上裁判是正確的。(根據最高人民法院2012年9月18日指導案例11號編寫)

鏈接:
相關法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竊取、騙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佔有公共財物的,是貪污罪。受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委託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竊取、騙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佔有國有財物的,以貪污論。與前兩款所列人員勾結,夥同貪污的,以共犯論處。

「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是構成本罪的必要條件,指行為人利用其職務範圍內的權力和地位所形成的主管、管理、 經手、經營財物的有利條件。侵吞,是指將暫時由自己合法管理、支配、使用或經手的財物非法據為己有;竊取,指行為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秘密的將由其本人合法保管的財物據為己有。騙取,是指行為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採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非法佔有單位的財物。所謂其他手段,是指行為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使用上述以外的其他手段,非法佔有公私財物。本罪的主體為特殊主體,包括國家工作人員和受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委託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及與他們相互勾結的人員。土地使用權具有財產性利益,屬於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一款規定中的「公共財物」,可以成為貪污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