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中國電影以期待

文:焦作 都志偉

一直很少看國産電影,一方面是因爲自大學以來的習慣,另一方面也是認爲國産電影缺少扛鼎之作。但是最近因爲種種原因,倒是看了不少國産新作,比如《重返二十歲》讓我認識了一個叫楊子珊的好演員;《捉妖記》卡通形象的設計也深入人心;《煎餅俠》雖然是大鵬處女之作,但作爲喜劇電影其中的包袱大都得到了觀衆的認可,可圈可點之處很多;《大聖歸來》雖然沒有看,但作爲國産的3D動畫電影能取得如此高的票房收入也讓人眼前一亮。

值得一提的是《捉妖記》,思想內核竟然不是人定勝妖,而是人妖可以和平共處,明顯不符合主流價值觀的電影得以上映,其風向變否尚未可知,但不得不說這代表了一種進步。

首先是思想層面,傳遞什麽。中國電影一直新作不斷,導演界也長江後浪推前浪,如今也發展到第五代、第六代導演梯隊,但拍出來的作品個人感覺仍然缺少靈魂。也許是過於偏執了罷,個人對於觀賞過的電影,總喜歡在它的裏面發現、總結出來點什麽,或者說整部電影裏能有觸動觀看者靈魂的東西。這種觸動,不是赤裸裸的情節或場面催淚,而是電影鏡頭之後,傳遞出來的東西,其實說到底是人性。電影是人拍的,拍出來是讓人看的,那麽這部電影至少是要向受衆傳遞自己想要表達的思想、價值觀、理念抑或是文化。做到了這一點,那麽我認爲這部電影就是成功的。  

然後是技術層面,如何表達。我認爲一部好的電影應該是帶有教育意義的,是應該和觀看者的思想形成共振的。如果你去看京劇,演員一出場就知道他飾演人物的好壞了,因爲壞人都畫成白臉。但是電影所要表達的是現實,在現實中生活,在生活中思考。所以更應該實實在在地刻畫背後的人性。中國有句俗話:人心隔肚皮,做事兩不知。現在我們所處的時代,早已過了上古那種涇渭分明的時代,重承諾,講仁義,守誠信。現在的人,也許很多一部分信仰是缺失的。哪還有鮮明的好壞之分,君子雖懷德、懷刑,但也保不齊要懷土、懷惠;小人也不是一味懷土、懷惠,時不常的也要懷德、懷刑做做樣子。所以一直以來中國電影中好人、壞蛋涇渭分明的風格是時候做出改變了。氣量狹小的人,往往會對外界十分敏感,總覺得別人都對自己有敵意。讓別人說話嘛,天塌不下來。
 

《道士下山》這部國産電影我也看了,陳導演想要表達的就是人性之中的掙紮,就像一個新生兒,純潔的,但在不斷成長的過程中不斷面對著人性醜陋的一面,不斷衝擊著自己的內心和剛開始的純真的價值觀、是非觀。然而現實世界從來沒有這麽簡單過,不是嗎?天下熙熙,皆爲利來;天下攘攘,皆爲利往。趨利避害是人的本性,但人作爲高級生物還得要跳出其動物的本性和本源,去服從道德的約束,學會控制。這也是人和動物的最根本區別。然而《道士下山》還是沒有真的做出挖掘人性背後的東西,通過技術的手法。整部電影告訴我的只是小道士內心的掙紮,和那些早已對號入座的好人、壞人。似乎在中國的電影裏好人就只能是好人,100%的好,壞人也就一直就是壞人,骨子裏就是個下賤胚子。這和現實是不符的。人性,總是會掙紮。另外就是對於電影裏要傳遞的思想的表現手法,過于直白和赤裸裸。天王問寶強哥:「掃完了嗎?」強哥回答:「掃不完。」然後就是一堆填鴨式的對白,瞬間沒有一點感覺。

前天看了萊昂納多主演的《血鑽》,2006年的電影。透過一顆顆小小的鑽石,向世人傳遞著背後關於人性的故事。在戰爭殘酷的殺戮之中,在鑽石巨大的利益之下,人性終於變得扭曲。特別是男主悲慘的童年遭遇,將這一切演繹的淋漓盡致。人性雖然複雜和琢磨不透,然而當一個人經過反復的拷問成功走出來的時候,它又是光輝的。男主過去一直是一個要錢不要命的商人,但終究有一天被喚醒,通過一個個獨立小事件的層層推進,讓人的內心不斷經歷著掙紮和拷打,直到最後有勇氣犧牲自己,既是贖罪也是認識到這是一種選擇,當時自己已經願意選擇那樣做。通篇沒有露骨的說教,而是通過簡單直白的(這裏所說的直白是日常交流白話,不是那些裝深沉的理論語言)對話,和人做與不做、願意與不願意的困頓掙紮,甚至中間還會出現倒退和搏鬥,最終人性走向光輝。這樣的人是有滋有味的,實實在在的,原原本本的,有血有肉的。在這個過程中,觀衆又何嘗不是感受到一種切膚之痛,感同身受的心靈掙紮,直到男主坐在土坡上把生的機會留給別人,獨自選擇死亡,給來不及愛的人打最後一通電話,把觀影人的情緒推向了高潮,淚點水到渠成。這是一部值得看的成功的電影。  

美國總統宣誓就職的時候,需要把手放在《聖經》上,這代表了一種信仰。《聖經》不僅僅是一本宗教讀物,其中更融合著歷史、文化、政治、經濟。聖經是西方文化的重要源泉,也是一部包羅萬象的百科全書。如今我們的文化又是什麽呢?信仰又在哪裏?管仲曾經說「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這話說得再對不過,也難怪孔夫子給予了他那麽高的評價。如今的中國日新月異,一大部分人早已經「先富了起來」,但我還是願意認同郎咸平教授的觀點:可以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但前提條件是其他沒富起來的人不能因爲先富之人富起來而變得更加貧窮。

一兩部電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也不應該被賦予更多的內涵,歹徒不會因爲一部電影就放下屠刀,善人也不會因爲一部電影就殺人越貨。所以無論是電影審查部門,還是看電影的觀衆,都應該給電影一些寬容,同時更應該給電影人一些鞭策,傳道、授業、解惑。

給中國電影以期待。

(作者現供職於焦作中旅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