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大國工匠

文:本刊整理


魯班經

忽如一夜梨花開,近來,「工匠精神」這個辭藻突然大放異彩,有口皆碑。提到「工匠精神」,身邊許多人馬上就會想到日本、德國。其實,「工匠精神」並不是舶來品,回望中華文明史,可謂凝聚了歷朝歷代工匠們的智慧和創造,乃至與中國第一家旅行社也甚有淵源。

商周時期,中國社會創造力已呈繁盛之態,有「百工」之盛,到了戰國初期,鼎鼎大名的《考工記》裏將社會組成概略分爲六種:王公、士大夫、百工、商旅、農夫與婦功,所謂「國有六職,百工與居一焉」。那個偉大的時代,還誕生了魯班這位世界級工匠。據說,魯班出身于世代工匠的家庭,從小他就跟隨父親參加過許多土木建築工程勞動,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他不僅曾製作出攻城用的「雲梯」,作戰用的「勾」,還創制了「機關備制」的木馬車。此外,他發明了曲尺、墨斗、鉋子、鑿子等各種木作工具,還創造出磨、碾、鎖等。這位「祖師爺」已成爲一個特定的符號,人們習慣於把民族最好的、最優秀的智慧凝聚到「魯班」這個符號上來。
 
地動儀

記得語文課本裏那個「遊刃有餘」的庖丁嗎?廚師給梁惠王宰牛,他手所接觸的地方,肩膀所依靠的地方,腳所踩的地方,膝蓋所頂的地方,嘩嘩作響,進刀時豁豁地,沒有不和音律的。梁惠王問:「你解牛的技術怎麽竟會高超到這種程度啊?」廚師回答說,十九年了,他憑精神和牛的接觸,而不用眼睛去看,依照牛體本來的構建,用很薄的刀刃插入有空隙的骨節,動起刀來非常輕,嘩啦一聲,牛的骨和肉一下子就解開了。不明覺厲有木有?被中國古代的工匠境界折服了吧!

從事旅遊,當然忘記不了在那個遙遠的年代裏,工匠們運用獨有的聰明才智和「工匠精神」,雕刻了一個時代的特質。他們中有鑄造出「稀世珍寶」編鐘的曾侯乙,發明地動儀的張衡,發明木牛流馬的諸葛亮……「紅袖織綾誇柿蒂,青旗沽酒趁梨花。」一千多年前,時任杭州刺史的白居易曾如此描繪織綾女子紅袖翻飛、綾紋綺麗的場景。江南的許多地方,七八歲的女子,就開始初學執針和劈絲,從此十指不沾陽春水,以柔滑得宛如嬰兒般的纖指帶著嬌貴的絲綫,穿梭在一個個人物、風景和江南神韻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瓷器

在古時,工匠的最高境界就是爲皇帝製作「貢品」。凡是皇帝使用的東西,必然各個都是最高等的優品,甚至若一批貢品裏面有一個不合格,所有人皆被懲處。或許正是這種苛刻至極的制度,才不斷鞭策工匠們精益求精、追求極致。比如古時專供皇宮建築使用的一種高質量的「金磚」,據說因其質地堅細,敲之若金屬般鏗然有聲,故名「金磚」;還有一種說法就是,一塊金磚價值一兩黃金,所以叫做「金磚」。

步入各大博物館,親睹那些載入史冊的「良心之作」,就會自然聯想到「依天工而開物,法自然以爲師」的古代匠人們。翻開那部明末宋應星所著的《天工開物》,精益製造的中國更隨著書頁的翻動漫捲開來:巧妙絕倫的趙州橋、獨樹一幟的蘇州園林、巧奪天工的青花瓷……據《天工開物》所記載,一隻普通的杯子,細分起來工序達到72道之多。從煉泥、拉坯到上釉、彩繪、燒制,每道工序都由專門的窯工負責,絕不互相牽扯……這些凝聚著中華文明精粹的歷史遺存,又有哪一個不是凝結了大國工匠們的辛勞和汗水呢?

不同於當下國人一窩蜂地到國外購買生活用品、奢侈品牌的情景,三百年前,一位薩克森君主在富麗堂皇的王宮中,正被一種狂熱折磨得坐臥不寧。十七世紀的歐洲,一種被稱爲「白金」的器物,令許多歐洲宮廷受到傳染一般,高燒不退。它雖非今天人們熟知的鉑金,但那種神秘的光芒,同樣令人如癡如醉,欲罷不能。它就是——瓷。瓷器,這晶瑩剔透、溫潤如玉的器物,雖然靜若處子,卻掀動著渴望的狂潮。1717年,這位奧古斯特二世和普魯士國王作了一場令人大跌眼鏡的交易,向世人展示了什麽叫「爲愛癡狂」。他用600名全副武裝的龍騎士——一支曾經爲他建立功業的精銳部隊——交換了151件康熙年制的瓷器,儘管它們當時並非古董,但一件中國瓷器仍然價值四位壯士!

中國旅行社創辦之初便以忠懇誠篤之心服務社會

翻開中國五千年的文明史,不難發現的是,「工匠精神」與「文明成果」總是如影相隨。就連平常經常接觸的文字,繼《詩經》裏有了「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表述之後,《論語》裏也有了「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這樣的字眼,孔夫子借之以譬喻君子修養應像加工骨器,切了還要磋;像加工玉器,琢了還得磨。古人常以「匠心」喻「文心」,比如,劉向《別錄》就說「騶奭修衍之文,飾若雕鏤龍文,故曰『雕龍』」。此外,文化創作中無論是「打磨」、「勾畫」,還是「描摹」、「推敲」,都是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在文化創造中的呈現。

中國旅行社創辦之初,以忠懇誠篤之心服務社會,輔以切實可行的操作規範,制定了《本社同人服務須知》,當中第二十八條規定:「招待所顧客離所外出時,應利用時機整理客房,並隨時沖洗廚房、厠所、浴室,掃除庭院,整頓招待所內容及外觀,不得偷閑、懶散。」這些歷來爲國人所忽視而與人們日常生活最密切相關的小事,中旅社在數十年之前就已想到並努力去做好,實屬難能可貴。如果沒有細緻入微的觀察,沒有源自於追求極致完滿和一絲不苟的「工匠精神」,是絕對不會想到的,乃至做好並最終贏得人心,贏得市場。

魯迅先生說過:「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傳承匠人精神固然要借鑒他人的經驗,但既不能妄自菲薄,更不能盲目崇拜,我們應該從中華民族的文化中尋找根和魂,堅守民族情懷,傳承中華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