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旅遊產業迎來政策黃金期
發布時間: 2014-09-24 來源: 中國網 【字體: 阅读: 0

中國出境遊的消費市場到底有多大?中國旅遊研究院院長戴斌9月18日在2014中國跨境消費高層研討會上給出了預判——今年總消費將超過1500億美元;未來5年出境旅遊總人數可能達到6億人次以上。對此,業內人士表示,我國出入境旅遊的逆差非常大,國內旅遊有一部分內需被擠成“外需”,這與目前我國旅遊建設與國外相比存在差距有非常大的關係。

8月21日,國務院發佈《關於促進旅遊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到2020年,境內旅遊總消費額要達到5.5萬億元,城鄉居民年人均出遊4.5次,旅遊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超過5%。專家指出,《意見》分別從樹立科學旅遊觀、增強旅遊發展動力、拓展旅遊發展空間、優化旅遊發展環境、完善旅遊發展政策等5個方面闡述了現階段我國旅遊行業發展的情況及未來發展戰略,首次提出了科學旅遊觀這一概念,對旅遊產業的發展有提綱挈領之效。

9月14日,運行了14年的全國假日旅遊部際協調會議(以下簡稱“假日辦”)於9月14日正式完成其歷史使命,其全部職能併入新機制——國務院旅遊工作部際聯席會議(以下簡稱“聯席會)之中。新成立的聯席會由分管旅遊的國務院副總理汪洋擔任召集人,成員單位包括國務院的28個部門。這是繼8月份國務院頒發《意見》後的又一重大舉措。

業內專家認為,時隔不到一個月,國務院針對旅遊業連續推出兩項重大舉措,尤其此次國務院對旅遊管理機制服務體系進行調整,順應了國家旅遊發展階段的轉型,是適應國家旅遊發展需求升級的重大舉措。如果說以前很多旅遊產業的改革還是旅遊業內部的改革,那這次的變化可以視為旅遊業改革進入深水區的一個重要信號。

旅遊業進入重要轉折期

戴斌指出,旅遊業已經進入到了大眾旅遊和國民休閒的重要轉折期。旅遊已經溢出景區的範圍,走向全地區旅遊。從城市到鄉村,無論是商業空間還是其他公共空間,遊客可以說無處不在。旅遊已進入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旅遊經營者的邊界也逐漸模糊,跨界經營者越來越多。“目前全國已經有28個省市區把旅遊業作為戰略性支柱產業來打造,而且旅遊的跨區域聯合越來越多,這個情況下,旅遊的發展需要國務院層面協調的事情越來越多。”戴斌說,要關注這樣一個創新對整個市場環境的影響,對市場運作的影響。

中國旅行社協會會長、中青旅控股總裁張立軍也認為,《意見》的出臺和聯席會的設立,是中國旅遊產業的標誌性事件,代表著旅遊業真正提升到國家戰略產業的高度,也為產業的可持續發展確立了組織和制度保障。不僅如此,旅遊產業的內涵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旅遊不再僅僅是不同環節和要素的串聯,而是日益成為驅動中國經濟轉型的重要力量。我相信,旅遊業將迎來二次創業的高潮,實現旅遊產業真正的崛起。”張立軍對記者說。

北京工美藝術研究院常務副院長、中國旅遊商品產學研聯盟秘書長陳斌則從旅遊商品的角度對此次變化進行瞭解讀。他認為,《意見》中已將擴大旅遊購物消費列為重點工作,但旅遊商品的產業鏈決定了旅遊商品的發展不是旅遊主管部門一家的事。旅遊商品在旅遊各要素中,涉及面最廣、涉及的部門最多。他期待今後有了聯席會的協調,促進各部門高度重視旅遊購物、旅遊商品,切實出臺相關政策措施。

“機制從假日辦改為聯席會,召集人從國務院副秘書長上升為國務院副總理,這次旅遊管理體制變革帶來的直接變化體現在議事機制的規格上,增加了解決旅遊發展的行政資源。”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遊管理學院院長厲新建說。

厲新建告訴記者,“下一步影響旅遊發展的因素必須通過旅遊之外的改革與協調才能解決。旅遊在促進經濟平穩增長、生態環境改善、產業結構調整、群眾消費升級、貧困地區致富等等方面的綜合作用才能真正發揮。”

發揮出文化創意潛能

戴斌認為,本次國務院頒發的《意見》,開宗明義,就是要“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而在傳統的旅遊開發模式中,政府總是出來對具體的開發事項指手畫腳,“圈山圈水圈地”,真正搞旅遊的沒能引進來,反倒是變相搞房地產的紮堆進來了,這實際上破壞了旅遊業中文化發展的土壤。

當前旅遊目的地管理的過於分散化,也破壞了文化創意發展的土壤。“行政上多頭管理,導致文化旅遊產業賴以發展的各類文化旅遊資源難以協調。”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認為,文物、文化和旅遊是不同的行政部門和行業體系,但他們都參與到旅遊景區的管理,這種“九龍治水”的分散化管理也導致創意設計沒有很好的、集中的銷售管道,或者難以對抗低品質的產品。

因此,陳少峰建議,接下來還應當進一步理順體制機制,避免多頭管理、一山多主的現象,提高管理水準和管理效率。建立起文化旅遊產業發展的綜合協調機制,調節文化旅遊供求矛盾,協調各部門、各行業之間的關係,為文化旅遊產業的發展創造良好的外部環境。景區管理採取“政府監管、市場化運作”的方式,推動建立現代企業的管理運行模式,通過實現所有權、管理權與經營權的分離,充分吸納社會資金,盤活旅遊資源。

“目前地方特色旅遊產品的開發受制於創意設計水準、版權保護和旅遊目的地管理的分散化等多個方面,但首要的是政府不要管得太多太死。”戴斌說,政府要做的工作,主要應當是在大的政策上的導向作用,為旅遊文化產業發展創造更好的市場環境,消除准入壁壘,有序開放民間資本進入,減少行政審批,充分發揮民間旅遊文化組織的力量來替代部分行政管理。

此外,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也是培育文化創意土壤的一個重要方面。“版權保護不力一方面打擊創意設計的積極性,另一方面也很容易形成同質化。”戴斌說。“旅遊文化產品要與時俱進,讓老百姓可體驗、可觸摸、可親近”。

如今,在互聯網思維的席捲之下,各行各業都在從過去的以產品為中心轉向以消費者為中心。全國政協委員、文化學者何香久認為,旅遊文化產品的生產也應當與時俱進,多研究研究遊客的購物心理。

“旅遊有一定的文化教育功能,但傳統的旅遊產品多以展示的方式來進行教育,顯得生硬,在現在的體驗消費時代,應該更多地增加旅遊文化產品的體驗性、參與性。”何香久說。

戴斌也有同感。在他看來,有些旅遊目的地如歷史遺跡、博物館等,給人提供的文化教育常常是“直板板”的教育,文化的可親近性、可體驗性比較弱。未來,旅遊文化產品的開發理念應當從“以我為主”向“以客為主”轉變。

與金融結合之路還很長

相關資料顯示,2013年中國旅遊投資快速增長,據不完全統計,全年全國旅遊直接投資達5144億元,增長26.6%,旅遊大專案明顯增加,投資100億元以上的項目達127個。

作為國民經濟的戰略性支柱產業,在政策東風利好的前提下,未來與文化有關的旅遊投資將是資本青睞的重點。

在旅遊投資領域,投資者可重點關注旅行社、景區、線上旅遊和住宿設施四個方向。具體而言,與出境遊有關的旅行社,結合地產專案模式的主題公園,整合旅遊資源、重構銷售模式的線上旅遊,以及主題酒店、經濟型飯店和鄉村旅遊經濟都可以考慮介入。

一方面,從國內旅遊業發展現狀來看,中國旅遊業的規模目前非常大,2013年國內遊客32.6億人次,比上年增長10.3%,預計這一數字到2020年會達到60億人次,屆時平均每個國人的年出遊次數將達到4.5次左右。

另一方面,2013年國內旅遊收入26,276億元,同比增長15.7%。國際旅遊外匯收入517億美元,同比增長3.3%。旅遊總收入已經超過了2.9萬億元,占同期GDP比重約4%。

從國家對旅遊業的定位來看,旅遊業正在迎來飛速發展的政策黃金時期。2009年12月,《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旅遊業的意見》出臺,首次明確了旅遊業“國民經濟的戰略性支柱產業和人民群眾更加滿意的現代服務業”的定位。在所有行業中,這樣的定位並不多,支柱產業表現為位置很重要,而戰略性更多的是強調未來發展的空間很可觀。在每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旅遊業幾乎每次都作為擴大消費的重要內容,報告中往往提到促進文化、旅遊、體育等消費的增長,這說明旅遊業在穩增長、調結構、擴大內需方面不可忽視的作用。
  
發展的若干意見》,在宏觀和原則等方面都提出了旅遊與金融結合的問題,但在具體工作的推動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陳少峰表示,今年8月,我國第3次專門為旅遊業制定檔,出臺了《關於促進旅遊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對旅遊業進行全面深化改革,不僅旅遊業的戰略性地位進一步凸顯,對現有政策也有相當幅度的突破。 這對旅遊業而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