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兩會觀察:旅遊業供給側改革是機遇也是考驗
發布時間: 2016-03-09 來源: 中國經濟網 【字體:

如何發現和把握機會,如何在製造業去産能、房地産去庫存的過程中,客觀判斷其轉移、轉化到旅遊業的現實性和潛在風險,對政府部門和相關企業而言,都是不小的考驗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當下最為熱門的詞彙之一。關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含義,宏觀經濟學家有各種解讀。旅遊領域圍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討論日益熱烈。筆者認為,從旅遊角度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至少涉及兩個層面的問題:一是旅遊業是否能夠以及如何參與國民經濟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二是旅遊業如何推動自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二者有所交叉,但又截然相同。

  關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最權威的解讀是“從提高供給品質出發,用改革的辦法推進結構調整,矯正要素配置扭曲,擴大有效供給,提高供給結構對需求變化的適應性和靈活性,提高全要素生産率,更好滿足廣大人民群眾的需要,促進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從其五大重點任務(去産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來看,製造業淘汰的産能必然要向服務業轉移,而服務業中關聯度高、帶動性強的旅遊業可能會成為很多地方政府的首選;去庫存的房地産項目也可能會加速向旅遊功能轉化。從其工作重點的轉變來看,不管是“調整産業結構更加注重加減乘除並舉”、“推進城鎮化更加注重以人為核心”、“區域發展更加注重人口經濟和資源環境空間均衡”、“保護生態環境更加注重促進形成綠色生産方式和消費方式”、“改善民生更加注重對特定人群特殊困難的精準幫扶”,還是“擴大對外開放更加注重推進高水準雙向開放”,都為旅遊發展提供了機會。如何發現和把握這些機會,如何在製造業去産能、房地産去庫存的過程中,客觀判斷其轉移、轉化到旅遊業的現實性和潛在風險,對政府部門和相關企業而言,都是不小的考驗。

  相較于旅遊業參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而言,旅遊業自身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更為複雜和艱巨。旅遊業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至少涉及如下問題:旅遊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必要性何在?含義和內容是什麼?路徑有哪些?需要哪些制度安排和改革舉措?政府和企業各自應該怎麼做?總體來看,旅遊業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至少需要解決如下三個問題:

  一是通過産業升級解決旅遊産業結構、産品結構與旅遊需求結構不匹配的問題。目前,我國旅遊産業結構、産品結構與旅遊需求結構的不匹配至少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景區及旅遊吸引物、住宿餐飲及相關旅遊接待、線上線下旅行社與旅行服務、娛樂及旅遊演藝、旅遊購物、旅遊交通體系等各行業內部的現有結構在內容、檔次、時間和空間分佈等方面與現實和潛在的旅遊需求不甚匹配。另一方面,上述旅遊供給所形成的組合也尚不具備對需求變化的適應性和靈活性,所提供的旅遊産品結構不能靈活地適應多樣、多變的旅遊需求。未來要提高這兩個方面的匹配度,除了企業自身加強對市場需求的深刻洞察和及時響應外,政府部門也要深入研究,加強引導,搭建産業升級所需要的資訊平臺和制度平臺。

  二是通過提質增效解決旅遊業主要依靠要素投入增加實現增長的問題。按照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索洛的研究,經濟增長的源泉有兩類:投入增加和效率提高。前者包括勞動力、資本等要素,後者涉及技術進步、知識累積、政策制度優化和管理提升等。就勞動力投入而言,我國經濟增長的人口紅利已然消失,旅遊業此前擁有的近乎無限的勞動力供給亦不復存在,勞動用工短缺、用人成本攀升、高技能人才匱乏等趨勢加劇。就資本投入而言,近年來旅遊投資的急劇增長,推動了旅遊業的增長,未來不可能過度依賴投資的大規模擴張。顯然,旅遊增長的第一類源泉已面臨瓶頸,必須著力於第二類源泉的挖掘,必須通過提高全要素生産率(TFP),實現旅遊增長從投入驅動向效率驅動轉變。通過分析全要素生産率的構成可見,我國旅遊業的技術進步與全要素生産率排名世界第一的美國不相上下,但受管理、制度、政策等方面的制約,旅遊業技術效率低下,同時由於帶動性和創新性強的大企業不多,規模效率不高。未來要提高旅遊業增長的品質和效率,就必須從産業政策優化、企業能力提升以及包括制度創新、組織創新、服務創新等在內的綜合創新和整合創新上下工夫。

  三是通過補齊短板解決公共産品供給不足的問題。目前我國旅遊公共産品供給不足,難以滿足人民群眾的旅遊需求和旅遊發展的現實需要。這裡所説的旅遊公共産品至少包括公共設施、公共服務和公共政策等,具體包括遊客服務中心、集散中心、諮詢中心、旅遊廁所、交通基礎設施及相關服務設施等;面向遊客的資訊服務、諮詢服務、投訴服務、安全保障等;服務於行業和社會的旅遊宏觀數據、産業及分行業、分地區統計數據,公民休假制度安排;旅遊人才等。顯然,完善這些供給需要各級政府部門的長期、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