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廉價航空萌動:吉祥航空申請成立低成本公司
發布時間: 2013-08-25 來源: 中國民用航空網 【字體: 阅读: 0

在批准多家國內外低成本航空公司開通北京及上海樞紐航線之後,低成本航空業再次迎來在中國內地發展的新機遇。中國民航主管部門交通運輸部中國民用航空局(下稱民航局)在近期召開的內部工作會議上,明確提出將出臺政策扶持低成本航空,並要求中國的航空公司研究及學習低成本航空業務模式。

儘管扶持具體政策尚未出臺,但行業內外已經開始聞風而動。

新廉航有望建立

“總部位於上海的民營航空企業吉祥航空有限公司(下稱吉祥航空)正在申請成立一家低成本航空子公司。”一位元消息人士近日對本報記者透露。

據瞭解,吉祥航空並沒在其總部所在地上海籌建這家低成本子公司,而是選擇了廣州為運營基地。有進一步消息表明該公司已經通過民航中南地區管理局的初步審定,目前已經送交民航局審定階段。

如果吉祥航空的這一計畫最終獲得批准,那麼將會成為中國內地繼春秋航空有限公司(下稱春秋航空)以及海航旗下西部航空有限公司(下稱西部航空)之後,又一家明確定位為低成本的航空公司。

聯想到近期有傳言主營旅遊業的駐港中資企業中國港中旅集團公司(下稱港中旅)有計劃投資一家國內航空公司,進軍廉價航空市場,因此不免引發港中旅與吉祥航空聯手的猜測。

儘管這一猜測並未得到兩家公司的直接證實,但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在行業整體政策傾向於扶持發展的大背景之下,一些生存狀況並不樂觀的小型航空公司正在尋求其他途徑來保持並拓展自身在行業內的地位。

同時一些外部資本也希望伺機進入尚有較大潛能的航空業,以期在新政策出臺及經濟形勢轉好可能給航空業帶來的新一輪增長契機之中尋得利益空間。

據一位接近民航局的人士向本報記者透露,“廉價航空在歐美以及東南亞等地發展迅速,對經濟、基礎設施建設以及旅遊等方面帶來的巨大推動作用已經引起中國民航管理機構的重視,因此監管思路發生了轉變,並著手研究扶持政策以期推動其發展。”

不僅民營航空公司希望在低成本航空業試探性進入,國有航空公司也早已經開始動作。中國東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航)與澳大利亞捷星航空合資成立的捷星中國香港航空便是東航在低成本航空領域的“練手”之作。

但東航這一步並不順利,在謀求獲得香港民航運營牌照出現障礙,並被迫出讓部分股權且推遲開航時間之後,又在航權問題上遇到麻煩並可能對這一合資公司前景產生深遠影響。

國有航空公司尚且在低成本之路上難有坦途,因此即使有政策支持,低成本航空在中國內陸的發展前景也並不樂觀。此前多次行業“大動作”前後對行業格局的影響和重構便清楚表明了問題之所在。

民航局的“推把手”

在低成本航空在全球航空業中的地位早已由“非主流”進化為中堅力量的境況之下,中國民航業顯得有些動作遲緩。

在相當長時期內都是國內低成本航空業“獨苗”的春秋航空儘管運營至今可稱為成功,但無論從發展速度還是外部環境看來,尚未形成可以進一步“培育”低成本航空快速發展的土壤。這也迫使春秋航空近年來一直試圖在海外尋求發展。

在國內諸多行業中已屬較高市場化程度的民航運輸業,在經歷多次重組以及政策調整之後,形成目前以國有三大航空公司為主導,諸多地方背景以及民營性質的小航空公司為補充的市場結構。但多元化的市場主體並沒有使政府在行業管控方面有所鬆動。

“商業行為應該由市場來決定,而不是政府,但在中國,航空公司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似乎是被規定好的,並且動作非常統一。”一位外籍航空諮詢機構的資深人士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不解。

今年5月民航局剛剛解除了國內新成立航空公司方面的限制,這一限制源自2007年7月民航局(時稱民航總局)發佈的一則“2010年之前暫停受理設立新航空公司的申請”的公告。此後六年間除了一些國有航空公司之外,國內再沒有獲批新的客運航空公司。而就在禁令解除之後的兩個月間,山東、雲南、福建等地先後批准籌建或申請成立多家新航空公司,如青島航空、瑞麗航空等。

相似的一幕發生在2004年到2005年前後,民航局發佈《國內投資民用航空業規定(試行)》首次明確規定包括集體企業、私營企業在內的非公有制企業都可以投資民用航空業的諸多領域,包括公共航空運輸企業、通用航空企業、民用機場、服務保障及其他民用航空相關項目。包括奧凱航空、鷹聯航空、春秋航空以及東星航空在內的一批民營航空公司迅即成立。

“或許這樣有個好處是高效率的資源集中,但有時候也許會違背市場規律,便無法獲得期望的效果。”前述外籍人士表示。

支線航空業便是鮮明的例子,民航局早在本世紀之初便提出將扶持支線航空發展,並在隨後幾年裡不斷提出加大行業宏觀調控力度,並出臺了相關政策對支線航線,對支線機場以及民航單位基建貸款利息等進行補貼的政策。更在2011年起免征支線飛機執飛國內支線航班機場管理建設費。

然而國內支線航空業至今仍然只是在一些區域市場得到發展,並沒有實現平衡和規模化,高速鐵路的建設更進一步吞噬了支線航空的發展空間,也使得國內外支線飛機製造商在這一市場陷入了泥沼。

因此,對於低成本航空在中國內地發展的前景,目前尚難做出樂觀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