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國有旅遊企業改革探析之戰略定位——國有旅遊企業改革探析(上)
發布時間: 2014-02-19 來源: 第一旅遊網 【字體: 阅读: 0

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推動國有企業完善現代企業制度”等重大國資國企改革舉措,拉開了國企改革攻堅大幕。2013年12月17日上海市出臺《關於進一步深化上海國資促進企業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上海20條”),體量上僅次於央企國資系統的上海國資,開始啟動深層改革。本文嘗試對國有旅遊企業改革的定位、目標、路徑進行探討。

我國國有旅遊企業基本情況

一是總體呈“6+X”佈局。旅遊國有企業從監管的角度有三個層面,第一層面是國務院國資委監管的以旅遊為核心主業的港中旅集團、華僑城集團、國旅集團、南光集團。此外中糧集團、中化集團、中石油集團等央企也有一定的酒店資產或者酒店管理公司。第二層次是省級國資委監管的國企,如北京市有首都旅遊集團,上海市有錦江(國際)集團、東湖集團、衡山集團,江蘇省有南京金陵飯店集團,廣東省有廣東旅遊集團、廣東中旅集團、白天鵝酒店集團,浙江省有浙江旅遊集團,基本每個省都有至少一家以旅遊為主業的國有企業。第三個層次是省會城市和地級市國資委監管的旅遊企業,如廣州市的嶺南集團、南昌市的南昌旅遊集團、杭州市的杭州商貿旅遊集團、無錫市的靈山文化旅遊集團等。

從經營實力和品牌影響力上講,主要有兩個層次。一類是具有全國性品牌影響力和拓展能力的旅遊集團,有6家,如港中旅集團、華僑城集團、國旅集團、首都旅遊集團、錦江(國際)集團、南京金陵飯店集團,他們旗下的“CITS”、“錦江酒店”、“維景酒店”、“海泉灣”、“華僑城”、“歡樂穀”、“首旅建國酒店”、“康輝旅遊”、“金陵飯店”等服務品牌深入人心,構成了“中國(旅遊)服務”的基礎。這幾家集團還有一定的國際影響力,如國旅集團經營網路遍佈海外,華僑城集團是亞洲最大的景區運營集團,錦江(國際)集團並購美國州際酒店集團等。一類是具有區域影響力的旅遊集團,如嶺南集團、白天鵝酒店集團、靈山文化旅遊集團等,這類旅遊集團具有一定的區域影響力和品牌拓展能力,如靈山文化旅遊集團的“靈山聖境”已經輸出到山東、陝西等地,打造“尼山聖境”等旅遊品牌。白天鵝酒店集團管理廣東、浙江、湖北、湖南等地區17家酒店。此外,大多數省市旅遊國企,基本上都是把當地國有的酒店、旅行社、車隊或者景區通過行政劃撥的方式組合在一起形成一個集團,自身並無具有影響力的旅遊服務品牌。總體上看,我國國有旅遊集團呈“6+X”佈局體系。

二是提升空間巨大。十幾年來,我國旅遊企業整體“散小弱差”的局面已得到根本改觀。我國國有旅遊集團發展勢頭較好,但與世界知名旅遊集團還有很大的差距。從收入上看,2011年中國旅遊集團20強第一名港中旅集團營業收入579億元人民幣,而全球最大的旅遊集團美國運通在2009年營業收入即達到290億美元;從經營規模上看,中國最大的酒店集團錦江(國際)集團2011年客房數為12.2萬間,而全球最大的酒店集團洲際集團客房數為64.7萬間;從品牌影響力上看,我國還沒有出現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旅遊品牌。

三是發展制約因素明顯。一是股權集中度較高引起的監督缺位現象。我國旅遊集團國有股權集中度高,基本上是國有獨資或者全資國有企業,國有股一“股”獨大,存在“監督”缺位現象,從而引發的委託—代理問題對企業績效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國有旅遊企業控股的上市公司,國有股權集中度也相對較高。許陳生(2007)研究發現股權集中度對我國旅遊上市公司技術效率存在顯著倒U型的二次關係,說明過低或過高的股權集中都不利於技術效率的提高,唐健雄、李柏(2011)研究發現旅遊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與企業績效之間表現為顯著的負相關。二是創新動力不足。國有旅遊企業領導人員只要在任上不出大問題,基本上可以在本崗位或者更高的崗位上工作到退休。國有企業的考核機制注重短期考核,中長期考核與激勵不足。同時國有企業領導人承擔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的任務,這樣對高風險、高成長的旅遊投資項目天然地回避。張維迎(1995)認為,國有企業的主要問題在於經營目標的扭曲和管理層激勵約束機制的缺失。國有企業在投資決策中可能會採取更穩健的策略,只選擇那些低風險的投資機會。李文貴、余明桂(2102)通過實證研究發現國有企業的風險承擔水準顯著低於非國有企業。作為經濟長期持續發展的一項根本動力,風險承擔對於企業的發展乃至經濟的增長具有很重要的意義,風險承擔與企業當期和下一期的市場價值顯著正相關。2013年中國旅遊集團20強中,攜程、去哪兒、同程科技、景域(驢媽媽)等具有高成長性的創新型旅遊集團,都是高投入、高風險、高回報的民營企業。

國有旅遊企業的戰略定位

1.從實踐上看,培育戰略性支柱產業需要國有旅遊企業

根據十八屆三中全會的精神,允許更多國有經濟和其他所有制經濟發展成為混合所有制經濟。也即涉及國家安全的少數國有企業和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國有資本運營公司,可以採用國有獨資的形式;涉及國民經濟命脈和重要行業、關鍵領域的國有企業,可以保持國有絕對控股;涉及支柱產業、高新技術產業等行業的重要國有企業,可以保持國有相對控股;國有資本不需要控制可以由社會資本控股的國有企業,可以採取國有參股的形式。“上海20條”把國企分為競爭類、功能類、公共服務類進行分類監管。旅遊行業屬於充分競爭性行業,國有資本是不是可以完全從旅遊產業退出呢?2009年國務院41號檔提出“把旅遊業培育成為國民經濟戰略性支柱產業和人民群眾更加滿意的現代服務業”的目標,從旅遊產業建設國民經濟支柱產業的重任上看,國有資本不能完全從旅遊產業退出,至少要保持參股。央企處於我國旅遊集團的第一方陣,還承擔建設旅遊強國排頭兵的重任,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要保持相對控股。錦江(國際)集團屬於競爭類企業,但也屬於“上海20條”提出的“培育5-8家全球佈局、跨國經營,具有國際競爭力和品牌影響力的跨國集團”之一。

2.從理論上講,旅遊產業高級化需要國有旅遊企業

國企肩負雙重使命。關於國有企業的性質,學術界並沒有一致的認識。部分學者認為,國有企業的作用在於其能提供公共產品以彌補市場失靈,在社會主義國家還作為後發國家實施趕超戰略的工具。程承坪、程鵬(2013)認為,國有企業既具有一般企業的共性,又具有政府性質的個性,作為市場中的企業,它具有科斯所說的市場替代物的特點,作為貫徹政府意志的特殊企業,它能替代政府實現一定的政治、經濟或社會目標,能夠逆經濟週期做大做強,能在經濟衰退的環境下降低失業率。金碚(2010)認為國有企業必然要承擔國家和人民意志所賦予的責任,這是國有企業存在的根本理由,國有企業要比一般企業能更有利於實現一定的重要供應目標、能有效解決重大特殊社會經濟問題和發揮應對緊迫危機的獨特功能、有助於改善市場運營秩序和產業組織結構、能成為實現社會公平的“標杆”。“上海20條”指出“競爭類企業,以市場為導向,以企業經濟效益最大化為主要目標,兼顧社會效益,努力成為國際國內行業中最具活力和影響力的企業”,這表明即使是競爭類國有企業也要注重社會效益和行業影響力。就旅遊國企而言,其績效不僅體現在自身的經濟效益上,而且還必須體現在其對提升中國旅遊產業的整體績效的貢獻上。這與實踐上旅遊國企要承擔建設戰略性支柱產業和人民滿意的現代服務業的重任相一致。

旅遊產業高級化需要國企。經過30多年的發展,旅遊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旅遊法頒佈實施、《國民旅遊休閒綱要》出臺,我國旅遊業進入了發展的“黃金時期”。同時也要看到我國旅遊發展還面臨很多問題和矛盾,旅遊市場持續發展但入境旅遊人數和收入開始下降,市場需求多元化但產品供給結構失衡,旅遊投資快速增長但投資效率不高,擁有巨大的市場但沒有出現影響世界旅遊發展的國際領袖企業,擁有眾多世界級的旅遊資源但沒有形成眾多世界級的旅遊目的地,可以說旅遊業進入了轉型發展的新時期。

相關研究表明,旅遊產業高級化是實現旅遊產業可持續發展的重要途徑。旅遊產業高級化是指旅遊產業由低層次向高層次轉換的過程,包含著內部結構的合理化、發展速度的適宜化和產業效益的綜合化。陳太政、李鋒、喬家君(2013)定量分析了1983-2011年我國旅遊產業高級化的演進過程,認為在旅遊產業發展初期,推動旅遊產業高級化的動力是政府推動和海外市場等外生變數,發展中期的動力來源是生產者與旅遊消費者構成的二元動力機制,2008年以後,推動產業高級化的動力來源主要依靠技術進步和創新等多元混合要素。這表明,我國旅遊產業升級難度開始加大。靠誰推動旅遊產業高級化?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都需要付出努力,2013年中國旅遊集團20強中,國有企業上榜11家,民營企業上榜9家。現階段促進旅遊產業高級化,國企特別是已經具有全國影響力和初步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大型旅遊國企承擔的歷史使命只能加強不能削弱,已經具有區域影響力和品牌拓展能力的旅遊國企更是要在我國旅遊發展的黃金時期、轉型發展時期進一步做大做強。

(作者單位:上海師範大學旅遊規劃與發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