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資質難題未解 攜程“類金融試驗”謹慎運行
發布時間: 2014-06-03 來源: 和訊 【字體: 阅读: 0

5月20日,攜程第二代商業預付卡“程漲寶”正式發行,這是自去年12月攜程推出“攜程寶”之後,在預付卡上的又一次發力。

“程漲寶的目標客戶人群是有中長期旅行規劃的家庭與個人,我們希望幫助更多用戶科學制定旅行規劃。”攜程副總裁、金融事業部CEO章婷婷表示。有觀察者認為,章婷婷描述的僅僅是短期目標——攜程在“類金融”產品上的兩次嘗試,可能是在為真正涉水金融做準備。

這是國內第一家明確對金融有興趣的線上旅遊企業,而其戰略意圖,也由此揭開了冰山一角。

攜程的“金融實驗室”

從“攜程寶”誕生到“程漲寶”發行,一個有趣的現象是,章婷婷兩度在媒體上亮相都會解釋同一個問題:攜程的預付卡並非理財產品。

據瞭解,程漲寶起售門檻為5000元,發售總額5000萬。產品設90天、180天兩種封閉期限,期間用戶獲得的返利將與攜程股票漲幅掛鉤,贈送額度上不封頂、最低保底年化返利率為6%。程漲寶分為4款產品,其設計分別針對有旅遊度假與遠期機票、火車票需求的用戶。

“無論是‘年化利率’還是‘收益’,都是以產品銷售來算的,是典型的‘類金融’業務。”中國旅遊研究院行業分析師楊彥鋒告訴《中國企業報》記者,因為程漲寶中的預付款與增值部分不能提現,只能用於購買攜程的相關旅遊產品,所以不是理財產品——相比較而言,程漲寶更像是禮品卡的優惠促銷。

“像攜程這樣的外資企業,在國內拿相關金融業務的牌照有一定難度。”楊彥鋒表示,但在“類金融”產品的設計開發上攜程的衝動還是很明顯。與去年推出的攜程寶不同的是,程漲寶增加了“返利掛鉤股價”的新玩法——2013年攜程股票的漲幅頗為可觀,這可能成為吸引消費者購買預付卡的一個新籌碼。

更值得關注的,是攜程操刀該產品的部門——金融事業部。據攜程方面透露,金融事業部于2013年初成立,負責支付結算、預付卡、旅行支票等金融相關產品的設計、開發、管理工作,其定位是“攜程深耕互聯網金融”的戰略部門。

有接近攜程的消息人士向記者透露,負責金融相關業務的部門其實很早就存在,但並沒有上升到“事業部”的等級——在梁建章重新執掌攜程的節骨眼上,這一部門的崛起頗有深意。 “章婷婷此前在市場合作部任職,和銀行等金融機構打交道也有很多年。” 該人士表示, “金融肯定是梁建章棋局中的重要一環。”

但目前的“攜程金融”還停留在試驗階段。無論攜程寶還是程漲寶,其公開發售期限都很短,後者僅有12天。“應該是想先看看用戶的回饋吧,攜程的態度很謹慎。”楊彥鋒說道。

一張預付卡能撬動什麼?


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為什麼“金融實驗室”的嘗試,要從預付卡開始?

“預付卡能夠增加客戶黏性。”攜程相關人士告訴記者,“而且培育消費者預付的習慣,之于攜程是非常有利的。”

這可以看做是攜程的一個戰術目標。“在過去中國線上支付能力有限的特定歷史和經營環境下,攜程‘創造’了到付模式,但如今預付的優勢已經越來越明顯。”青芒果旅行網CEO高戈告訴記者。

他以OTA的酒店產品舉了個例子:預付對於OTA而言,可以降低運營成本、提升價格競爭力並且從酒店獲取更多傭金並返利給消費者,用戶也因此獲得低價格;而酒店不但可以減少NO SHOW率,還可以逐漸棄用超賣的方式、更好地保護品牌。

根據勁旅諮詢——勁旅智庫的資料顯示,目前攜程、藝龍全部在售酒店中涉及預付酒店的占比已經達到20%以上,而去哪兒網這一比例更高達50%以上——事實上大家都看到了這一點:預付將為線上旅遊企業與資源方的談判,帶來巨大的籌碼。

“旅遊企業可以通過預付卡的折扣、返利、分期等‘杠杆’方式,刺激流動性,自主實現機票+酒店+觀光+會展+購物的縱向市場整合,旅遊保險(放心保)+通信+物流的橫向市場擴容,實現規模化效益,無需銀行的支持。”國內知名旅遊學者裴鈺告訴記者,以美國運通為例,預付卡還是一個整合產業鏈的利器。

經過一系列的投資,攜程在“縱向整合”中已經涵蓋了“住,行,遊,娛”,而近期攜程將要入股美團和大眾點評的市場消息,似乎預示著其觸手已經伸往“購”的領域;在“橫向整合”中,去年11月攜程入股了眾安線上保險,並於今年5月22日發佈了國內首份《旅遊意外險投保理賠報告》。

“攜程機器”在哢哢作響,而預付卡可能會是穿針引線的那部分。“卡將成為平臺,把原來那些中間環節給去管道化、去中間化、扁平化,使整個旅遊的效率極大的提升。”海航旅業副總裁、海航易生執行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劉江濤如此描述道,“遊客的服務得到了最大的滿足,這些要素供應方的效益和價值都是最大的體現。”

角力未來

從目前“攜程寶”、“程漲寶”的情況來看,離真正的金融產品還有距離——然而從長遠看來,當攜程金融事業部“深耕互聯網金融”取得一定成效後,必將吸引相當的資金沉澱、形成資金池。“那時我們可做的事情有很多。”攜程相關人士告訴記者。

5月19日,有媒體透露攜程正在上海籌畫發起小貸公司。根據上海市對此類小貸公司的政策,其經營地域將不再有限制,而攜程這樣的互聯網企業可以作為主發起人,聯合關聯企業或子公司共同注資小貸公司並實現100%控股。記者求證時,攜程對該消息不置可否。

“攜程在小貸公司或者預付卡業務上的嘗試,有著培育未來新的盈利主業的傾向。”裴鈺說道,他認為攜程目前的傭金盈利模式有著遭遇瓶頸的可能:一方面經過多輪價格戰線上旅遊企業都有所損傷,二是以去哪兒為代表的旅遊搜尋引擎奉行“零傭金”商業模式,這對OTA有一定的衝擊。

但今天還“不差錢”的攜程,並沒有對外界表露太多的緊迫感。據章婷婷透露,攜程在研究和考慮未來將金融板塊業務拓展,但“這是一個長期的想法”,而需要解決的還有“資質”的問題。

自2012年2月,央行等幾個部門聯合發表了《關於金融支持旅遊業快速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來,港中旅、海航旅業、錦江國際等傳統旅遊企業紛紛有所動作,其中海航旅業最為突出。據瞭解,繼旅遊卡、旅遊基金之後,海航旅業正在申請消費金融公司,如果順利今年海航的旅遊消費信貸業務就能開始。

“金融牌照最全的應該就是海航了。”楊彥鋒說道,“這為其開展業務、進行創新提供了極大的便利。”

而裴鈺對此則另有感慨。“互聯網金融是BAT率先搞起來的,一路風風火火;反觀旅遊行業,互聯網公司在這一塊確實落後了。”裴鈺說道,“但是想要超車也很簡單,畢竟龐大的客戶、商戶是現成的,你只需要為他們的金融需求提供服務就行了,就看互聯網企業能不能想通這一點。”

這一天也許並不遠。一位元接近攜程的人士告訴記者,無論是通過合作、收購抑或是其他方式,攜程獲得金融業務資質並非不可能。“可能過不了多久你就會看見這方面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