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旅遊法實施一年亂象難禁 “零負團費”捲土重來
發布時間: 2014-10-10 來源: 中國新聞網 【字體: 阅读: 0


点击进入下一页

  10月2日,參觀完畢的遊客離開故宮博物院。 新華社發

点击进入下一页

  10月6日,遊客在宏村南湖景點遊覽參觀。 新華社發 

剛剛結束的“十一”黃金周期間,北京八達嶺長城景區遊客多到“走不動”,各地不少景區也頻現“人海”。

旅遊法實施已一周年,為何還會出現景區人滿為患的現象?此外,對於整頓“零負團費”、調整景區門票價格、規範旅行社和導遊行為等公眾普遍關注的問題,這部被各方寄予厚望的旅遊法是否達到了預期效果?

日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來到四川,對當地旅遊法實施情況進行了執法檢查。

“四川是旅遊資源大省,這裡實施旅遊法的情況在全國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執法檢查組組長、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彭森說。

在四川執法檢查期間,檢查組先後前往峨眉山、都江堰兩個5A級景區,杜甫草堂、金沙遺址兩個4A級景區進行實地檢查,廣泛聽取了旅遊者和旅行社、景區經營者以及導遊等旅遊從業人員的意見。通過檢查,執法檢查組瞭解到了旅遊法實施中的一些困惑和亟待解決的新問題。

景區流量超限制,如何控制?

去年“十一”黃金周期間發生在四川九寨溝景區的遊客滯留事件,給很多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彼時恰逢旅遊法正式實施僅幾天,依法對流量進行控制還有點措手不及。那麼一年後,景區對流量控制有改觀嗎?

在成都杜甫草堂進行實地檢查時,執法檢查組隨機詢問了兩位遊客。這對夫妻剛剛參加完九寨溝—黃龍景區的3日團隊遊。

“自然風光非常美,但景區裡的人實在太多了,乘坐觀光車時經常發生擁擠現象,秩序不夠好,玩起來不舒心。”這對夫妻坦言。

執法檢查組成員、全國人大代表、香港中國旅行社有限公司榮譽董事長盧里安認為,如何控制景區的流量體現的是景區的管理水準。

旅遊法第45條規定,景區接待旅遊者不得超過景區主管部門核定的最大承載量。景區應當公佈景區主管部門核定的最大承載量,制定和實施旅遊者流量控制方案,並可以採取門票預約等方式,對景區接待旅遊者的數量進行控制。

儘管有規定,峨眉山景區管委會黨委書記秦福榮還是表達了他的困惑:“這個最大承載量如何進行核定?自駕游、自助游遊客比例已占七成,說來就來,如何事先統計?超過最大承載量了,但遊客說大老遠來了非要進,我們又該怎麼辦?這些問題在實踐中還亟須予以明確。”

對此,專家建議,應當更多地採用預約的方式來限制流量。實際上,國內不少景區為控制流量已經開始紛紛採取預約制。9月10日,敦煌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正式啟用,從9月11日起,所有參觀莫高窟的遊客都必須提前預約,景區的日最大承載量為6000人次。

“其實,國外景點大多實行預約制,很多景點不向沒有預約的遊客出售門票,可從操作層面將遊客數量控制在最大承載量以內。”盧里安說。

“零負團費”捲土重來,為何難禁?

“2013年10月1日,旅遊法的施行宣告了‘零負團費’時代的終結,標誌著保護消費者權益得到加強。”這是去年旅遊法正式施行時不少媒體對其的評價。

然而,旅遊法實施一年來,“零負團費”不僅沒有終結,反而以新模式再現旅遊市場。

專家指出,“零負團費”產生的根源在於購物等環節的高額“回扣”。一些旅遊購物點和自費專案經營者組成非法利益鏈,通過高價格、高“回扣”的方式,誘導旅行社、司機和導遊率團消費,旅行社、司機和導遊也成為非法利益鏈的一環,從中分得一杯羹。

陪同執法檢查的國家旅遊局監督管理司司長薛桂鳳不久前在雲南石林景區進行了一次暗訪。她報名參加了當地的石林一日遊項目,包含石林景區門票、交通費和午餐,團費為78元,而她瞭解到,僅石林景區的門票就要175元。

“這樣的價格顯然屬於‘零負團費’,貓膩就在於去購物點。由於交錢簽合同時就明確告知要去這個購物點,而且去了不買任何東西也可以,因此不算違反旅遊法規定的不得誘騙、強迫購物。後來跟導遊聊天時,導遊也坦白說景區門票的一部分其實是購物店出的。”薛桂鳳說。

旅遊法第35條規定,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價組織旅遊活動,誘騙旅遊者,並通過安排購物或者另行付費旅遊專案獲取回扣等不正當利益。

“旅遊法雖然對旅行社安排購物和自費項目作出了許多限定,但由於客人確有購物和觀看表演等需求,而購物和娛樂也是旅遊的要素,因此目前這種非法利益鏈為‘零負團費’的產生奠定了牢實的經濟支撐。”四川省旅遊局局長郝康理表示。

“此外,如何界定‘不合理的低價’,也是執法的難點所在,因為旅遊分淡旺季,在淡季,有的機票和酒店價格的確非常低。”郝康理建議在旅遊法實施細則中,規定旅行社定價的合理彈性範圍,明確由地方各級旅遊行政主管部門會同物價部門,指導旅遊行業協會定期發佈有關旅遊線路的成本參考價格,包括酒店、交通、用餐、遊覽、導遊服務等方面的成本,以便基層執法市準確界定什麼是“不合理的低價”。

成都光大國際旅行社總經理邵凡坦言,雖然旅遊法就“零負團費”作出了相關明確規定,但有的旅行社暗箱操作,取證非常困難,給處罰帶來很大難度,因此旅遊法的相關規定及罰則可操作性不強,建議儘快出臺實施細則予以明確。

景區門票漲價,是否合理?

近期,多家知名景區宣佈上調門票價格。其中,麗江玉龍雪山門票由105元漲到130元,廣東丹霞山門票整合為一票制由160元漲到200元。相關統計顯示,國內5A級景區平均票價已邁入“百元時代”,人們直呼“遊不起”。

那麼,作為公共資源的旅遊景區,其價格到底該不該漲?

執法檢查組在四川瞭解到,同為5A景區的樂山大佛景區門票價格為90元,峨眉山景區門票價格為旺季185元,九寨溝景區價格為旺季220元,都江堰景區價格為90元。其中,樂山大佛景區的門票價格自2009年以來未作過調整。

“我們是想漲不敢漲,按照國家發改委的規定,今年我們可以進行調價。但擔心老百姓反彈比較大,一直不敢漲。”樂山大佛景區管委會主任李文飛坦言。

“一些經濟欠發達地區對旅遊景點的‘門票經濟’比較依賴,希望用提高門票價格的方式來彌補建設和維護成本,這都可以理解。但也要看到,這種依靠門票經濟發展旅遊的模式是階段性的,隨著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和經濟發展水準的提高,這種模式需要作出調整。”陪同執法檢查的國家旅遊局副局長王志髮指出。

實際上,旅遊法考慮到了各地經濟發展狀況的差異,在遵循我國價格法、價格管理體制、定價許可權、定價原則的基礎上,特別在第43條針對門票價格作出了明確規定,強調了門票的公益性、公開性。

比如,旅遊法規定,利用公共資源建設的景區門票以及景區內的遊覽場所、交通工具等另行收費專案,實行政府定價或者政府指導價,嚴格控制價格上漲。擬收費或者提高價格的,應當舉行聽證會,徵求旅遊者、經營者和有關方面的意見,論證其必要性、可行性。利用公共資源建設的景區,不得通過增加另行收費專案等方式變相漲價;另行收費專案已收回投資成本的,應當相應降低價格或者取消收費。

“落實上述法律規定,必須在尊重市場規則、價格規律的基礎上,實行更加靈活的門票政策,既要適應市場需要,又要考慮旅遊者的承受能力。希望各地能夠進一步按照旅遊法的要求,處理好這幾個關係,真正做到經濟效益、環境效益和社會效益的統一。”彭森說。

中國社會科學院旅遊研究中心主任宋瑞認為,滿足遊客的知情權也十分重要。“有些景區的漲價是合理合法的,但為什麼漲?漲出來的錢用於什麼?對未來提供的設施服務是否能相應地得到提升?這些問題要講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