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经济日报:开拓中国经济发展新境界
發布時間: 2016-03-15 來源: 国资委网站 【字體: 阅读: 92

今后5年是我国应对“中等收入陷阱”历史性考验最为关键的5年,必须加快产业转型升级。目前比较艰巨的任务是产业迈向中高端。在去产能的过程中,要淘汰落后产能,支持先进的产能“走出去”,提升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今后5年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阶段,各种矛盾和风险明显增多。发展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努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不断开拓发展新境界。”在政府工作报告与“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中等收入陷阱”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如何坚定信心应对挑战,顺利跨越这一陷阱?全国政协委员们纷纷建言献策。

赵晓勇委员说信心——

各项举措初见成效

全国政协委员赵晓勇认为,按照国际经济发展的历史规律,确实有不少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这给我们提供了前车之鉴。只有优化政策,提前防范,才能有效规避这一风险。他说,“通过重大改革举措,我国为防范进入‘中等收入陷阱’找到了对策,并已初见成效。其一,我国的经济增速仍保持中高速增长,而且是在10万亿美元以上的较大基数上取得的;其二,就业比较充分,连续5年实现了每年城镇新增就业1000万人的目标,在城镇化进程中,我国有较大的市场调节空间;其三,创业积极性高涨,3年来增加了2000万户市场主体”。

今后5年是我国应对“中等收入陷阱”历史性考验最关键的5年,必须加快产业的转型升级。赵晓勇委员认为,目前比较艰巨的任务是产业迈向中高端。在去产能的过程中,要淘汰落后产能,支持先进的产能“走出去”,提升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他分析指出,美国在2008年遭遇了经济停滞,但是通过不断改革,通过技术创新创造新产业、新岗位,目前已取得积极成效。

我国人均GDP已达7800美元左右,按照既定增速,5年后将站上1万美元大关,初步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也就是说,如果能实现既定目标,“十三五”时期我国将成功进入“中高收入”或高收入国家行列。

白重恩委员谈关键点——

让市场发挥更大作用

当前中国经济遇到的困难是什么?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重恩说,“我们面临的特殊难题是,2008年以来的增长过度依赖政府,基础建设投资主要靠政府推动。下一步,要保持持续增长,必须让市场起更大作用,但要真正实现这个转变并不容易。比如,金融部门习惯为国有企业、政府融资平台提供资金,但是在为企业提供资金方面做得还不够。这就需要金融部门转变观念,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加大创新力度,改变投资偏向”。

国外有些声音担心中国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白重恩委员认为,近年来,我国基尼系数、城乡收入的差距在下降,居民可支配收入占比在上升,消费占GDP的比重、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也在上升,这些都是可喜的变化。

他分析说,经济增长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劳动力的增长相关。“劳动生产率的增长是有规律的,随着劳动生产率水平的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会越来越慢。目前,我国的劳动生产率大概是美国的五分之一,而韩国大约在1978年、日本在1950年时,劳动生产率就已经达到美国的五分之一。如果中国保持平稳增长,再结合劳动力增长的速度,我们可以测算出,‘十三五’时期我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为6.5%左右,所以我们有信心实现发展目标。不过,我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面临的国际形势错综复杂,实现6.5%的发展目标并不容易,需要我们付出更大的努力。”

蔡玲委员谈突破口——

加大机制体制创新力度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调研部部长蔡玲认为,从世界经济史上看,一旦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经济发展将长期停滞,再想跨出陷阱、成为发达国家就会变得很困难。

“当前,我国大力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在经济进入新常态后,以新的发展理念来激发市场活力,实现新旧动能转换,以期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不过,找到路径之后,还要有突破口。这个突破口就是‘三去一降一补’。”蔡玲委员认为,其中重要的是做好产业升级,以提升产业结构为突破口,为经济增长注入新动力;并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大机制体制创新和科技创新,让市场发挥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

“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还有一个特殊性,就是建立和完善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今后要充分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蔡玲委员说,“同时,还要努力让好政策落地生根。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中小微企业扶持政策,但很多中小微企业反映,扶持政策虽多,却很难真正落实到位”。